熬夜看書網 > > 都市之無限返現 > 《都市之無限返現》正文卷 第497章 高級打手

《都市之無限返現》正文卷 第497章 高級打手

    第497章 高級打手

    這時,許繁名也是有苦說不了出啊,藥是保鏢給他買的,他怎么也想不到,這藥在葉軒這里竟然不好用,這是怎么回事,他也搞不明白。

    他現在唯一能搞明白的就是,藥在葉軒身上沒好使,現在葉軒完全清醒的著,接下來可能就是要跟他們算帳了,可是之前明明在別人身上也實驗過的,很好使的啊?怎么到葉軒這里就完全不好用了呢?難道是他和別人有什么不同?

    許繁名趴在地上,心里面確不由的有些吃驚。

    短暫的心驚之后,許繁名也慢慢的不再擔憂,有什么可怕的,平時他別的不行,手下籠絡了一群的朋友,而且他們都是武者,真正的武者。

    不光是武者朋友,他還不惜重金請的高手為其保鏢,他的保鏢可不是普通的保鏢,那都是有武者身份的,就連對付個雇傭兵都是不在話下的,還怕他個什么。

    這次,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將他們全部都帶了過來,想到此,許繁名的心里有了一些底氣,管他是誰,面對他那些朋友都不是對手。

    就算葉軒能打,一個對付不了,他手底下有一群呢,想著,許繁名的膽子就又大了起來。

    “你敢打老子?”許繁名從地上趴起來不可一世的說道。

    葉軒挑了下眉,都這個時候了,還嘴硬?也不打聽聽他葉軒是什么人,不說趕緊裝孫子求著自己饒過,嘴里還這么不干不凈的,找抽呢吧。

    真是找死。

    聽到許繁名的話,一旁的杜城臉都嚇白了,心里不住的暗罵著傻瓜,但又無力阻止,只能任由著許繁名在那里大放厥詞。

    葉軒那是什么人?就算他之前和葉軒的幾次交手,讓他認識的不清,但是從他兒子嘴里他可是聽說了,是個狠辣的角色,而且非常能打,就連黑社會的老大都不是他的對手,這許繁名能是他的對手,這不是自不量力嗎?這也就是為什么杜城不愿意直接出手的原因,他非常畏怯葉軒。

    雖然這么畏懼葉軒,但是他還咽不下這口氣,他的企業就快被葉軒弄破產了,哪怕有一點活路他都不想去遭惹葉軒,他這全是被逼的。

    但此時,他只想將自己的存在感降低,讓葉軒忘記他在場的事實。

    杜城不動聲色的一點一點的往門邊退去,正當他快要退到門口的時候,就聽到“啪!”的一聲響。

    杜城嚇得不敢在挪動半分,他抬頭看向發出聲響的地方,只見葉軒不知什么時候來到了許繁名的面前,一巴掌將許繁名的臉扇腫了半邊。

    “你敢打我?”許繁名頂著半邊的腫臉問道。

    葉軒險些被氣笑了,反問道:“我怎么就不敢打你了?”

    “你等著,你給我等著。”許繁名惡狠狠的一邊說一邊在身上翻了起來。

    葉軒的臉色很是平靜,慢慢的將剛剛倒地的椅子扶了起來,坐了在了椅子上。

    “你要找的東西,在桌子下面。”葉軒淡淡的說道。

    “啊?”許繁名有些懵,不知道葉軒什么意思,他要找的東西?他怎么知道自己想要找什么?

    看到許繁名那呆呆的傻樣,葉軒搖了下頭,就這智商,還想打自己的主意?這到底是誰給他的膽子?

    “你不是要喊人進來嗎?手機在桌子底下。”葉軒淡淡的說道。

    看到葉軒如此有恃無恐的樣子,許繁名的腦子里產生了一種荒謬的想法,就算他手下那些個武者全部來了都未必是葉軒的對手。

    不過,想是這么想的,他還是不信邪,他就不信了,那么多的武者打不過一個人,他咬著牙,趴在地上將手機從桌子下面夠了出來。

    “闞大,帶著兄弟們過來。”許繁名對著電話說道。

    沒有多久,就聽到門外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聽聲音大約能有十多個人的樣子,其實,以葉軒的耳力,早就聽到,這些人是從離這個包間不遠的另一個包間出來的,而且從他們走步的聲音可以聽出,這些人絕對不是那么簡單的。

    看來,這個許繁名還真是早有準備啊,而且還是一群高級打手,就算在高級在他看來也是一樣的,葉軒一邊想著一邊冷笑著。

    隨后包間的門被推開了,從外面呼呼拉拉的進來了十幾號人,好在這個包間夠大,這些人進來之后,屋子還顯得有一定的空間,不然一下子進來這么多的人,肯定擁擠得不行,在最后一個人進到包間后,還順手將門關上并反鎖了,生怕葉軒跑了似的。

    闞大進來后,發覺情況看起來有些不太對勁,怎么要對付的人大呲呲的好好的坐在那里,一覽全局的樣子,而自己家的少爺確半邊臉腫著站在一邊呢?

    “少爺,您這是……”闞大不覺得有些納悶。

    許繁名有些郁悶,這些人怎么這么有沒有眼力見,自己不會看嗎?少爺我都受傷了還問?

    還有,鎖門的那個人是怎么個意思?是不讓他葉軒走還是不讓少爺我走?

    真是一群沒用的東西。

    這些話,許繁名也就在心里說說,雖說這些人都是他的屬下,但他深知,那是自己拿錢換來的,他們之間也就是利益交換而已,要說對自己忠心的他就相信闞大一人,其他人,他是不信的。

    他知道這些人都是武者,都有自己的血性,如果話說得太難聽了,會讓他們接受不了的,如果這些人打擊報復起來那對自己也是沒好果子吃的。

    何況現在他還要靠著他們呢,讓他們為自己賣命呢,什么話能說出來什么話不能說他心里還是有分寸的。

    許繁名頂著一張腫了半邊被氣得有些變形的臉,用手一指葉軒沉聲說道:“誰能廢了他一個臂膀,本少爺重重有賞。”

    這口氣他咽不下去,他一定要找回來,何況,他現在就是想認慫那也不行了,事情已經完全的暴露了,想不一條道走到黑也是不行的了,沒有辦法,許繁名咬了咬牙,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他就不信他這么多人就搞不定一個葉軒。

    “我去。”

    從人群里走出一個體型壯碩的男子,一看就孔武有力。

    看到此人出場,許繁名不免有些得意的看著葉軒。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