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帝后世無雙 > 第1283章 藏不住濃情

第1283章 藏不住濃情

    “神女是數百年前的人,但是據說她的身邊一直有一些長老在護著她幫著她的忙,這些人都能活數百歲?”云遲問道。

    這個時候她的心情反而是輕松的。

    因為之前都是真真假假地聽說一些神女的事情,現在終于有一個人能夠清楚一些,能夠替她解惑釋疑,不再什么都不知道一直被動地牽著鼻子走。

    “不是,像是我祖父和師尊他們,一開始他們并不知道這回事的,直到誤闖了那個陣法,出來就感覺像是變了個人一樣。”木錦夜聲音緩緩,“我猜測他們應該是得了一種類似傳承的東西,繼承了某個長老的記憶。”

    “記憶傳承?”

    “嗯,也類似于離魂,但是跟離魂不同的是,中了離魂的人,到時候自己的思想和記憶幾乎是完全沒有了的,徹底就變成了另一個人,言行舉止再跟以前沒有半點相似之處,可是這種記憶傳承卻還是有自己的記憶自己的思想,只不過是被多塞了一層身份記憶。”

    木錦夜說道:“我的祖父和師尊依然記得他們現在的身份,也記得與我們的關系,記得以前的一切,可現在他們也極為堅定地認為,他們找回了前世的記憶,覺得數百年前他們就是神女身邊的智者,后來也是他們幫著神女布下的離魂,包括你.....也是他們費心尋找到的最適合的人。”

    “他們找到我,不是因為我的身份?”

    云遲本來以為是因為木家原來是遲家的附屬家族,所以知道了她的血脈特殊,這才找上了她,但是現在聽起來并不是如此?

    “不是,我祖父和師尊并不知道你就是遲家人,不知道你是遲公子的女兒。”木錦夜看著她,說道:“可就算他們知道,他們也不會放棄的。木家如今是背信棄義,愧對主家。祖父和師尊他們早就忘了,木家當年歸附遲家本就是因為已經找投無路了所以必須找人庇護,歸附遲家,換取的是遲家近百年來的庇護,背棄了當初誓言,木家終將遭受反噬,以后只怕再無木家。”

    木家這幾年來已經出了不少事,族內好多兄弟無故病亡,木錦夜查了許久都沒有查出是什么原因,直到他知道了祖父和師尊所做的事情,便推測應該是背棄歸附誓言的反噬。

    他不想看到木家覆滅,更不愿意妹妹出事。

    祖父和師尊要是繼續這樣一意孤行,錦靈和他最終可能落得悲慘結局。

    他自己無所謂,可是他不會讓錦靈出事。

    云遲看著他,沉默片刻,問道:“所以,你是為了救木家而來的?”

    “......”

    木錦夜看著她,眸里幾乎有一瞬間藏不住濃情。

    豈止?

    豈止!

    他早就已經見過她無數次,他知道她是祖父他們選中的人,他一直在關注著她,特別是知道了他其實可以救她之后,他就已經想過了很多次,他可以......

    但是真的見了她,他才知道,不是他可以,而是他無法,他不能。

    哪怕他愿意,他也靠近不了她。

    現在已經是他與她之間最近的距離了。

    喉嚨哽咽,最后他只能很是努力地說道:“是。”

    承認了這么一個原因,他才能夠留下吧。

    “他們在哪里?”

    一直沉默著的晉蒼陵這個時候才出聲,聲音里帶了冰屑和殺意。

    之前還不知道那些人是在哪里,現在既然已經有了線索,他怎么還可能忍住?

    他不去把那些老家伙滅了才是奇怪。

    “我也不知道他們在何處。”

    木錦夜的聲音剛落,眼前一花,緊接著,像就是冰冷死氣襲來,瞬間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本來是單膝跪在地上,現在卻是被晉蒼陵一手掐著喉嚨提了起來。

    木錦夜其實已經算高了,但依然矮了晉蒼陵小半個頭,而且他是那種俊秀修竹一般的身形,晉蒼陵卻是高大偉岸,竟然能夠這樣一手就把他給拎了起來。

    “你是想要保他們的命?”

    晉蒼陵聲音沉冷。

    就憑著他們做的那些事,還想要保下他們的命?

    他以為他自己來過來坦白幫忙,就可以講條件了嗎?

    他憑什么以自己換那些老家伙的命?

    木錦夜想要搖頭,想要出聲,但是他根本動不了。俊秀的臉已經是憋得通紅。

    他其實知道自己要是說了,可能難逃一死,可是他曾想過死在云遲的手里,而不是晉蒼陵的。

    眼前身形又是一閃,云遲也已經過來,伸手搭在晉蒼陵的手腕上。

    “陵。”

    她的聲音這樣叫他的名字極好聽,只是一個字,也能夠被她喊出了一種風情。

    只聽到她的這么一聲呼喚,木錦夜就感覺到掐著他喉嚨的手微微一松。他也得以有一下的呼吸。

    空氣吸進來,嘗到了生命的味道。

    “他的確是不知道。”云遲輕聲說道,并看向了木錦夜。

    她拍了拍晉蒼陵的手,示意他松開他。

    只有云遲一人總能止住晉蒼陵的殺意。

    云遲自然是看得出來木錦夜有沒有說謊,而且,神女想做的事情那么隱秘,又已經謀劃了這么漫長的時間了,哪里會輕易讓人知道具體地點在哪里?

    那些人若都是用記憶傳承,那更是應該保守住秘密,否則這數百年來還不知道得泄露幾次。

    真要是把地方透露了,也不可能藏了這么多年沒有外人發現。

    晉蒼陵冷哼了一聲松開手。

    云遲在他耳邊說道:“你的寒毒如今最為緊要。”

    無名宗少宗主的身份可能擋不了太長時間,要是他真正的身份傳出去,那便是虛茫殺機四伏,危機撲天蓋地步步緊逼的地步。

    他的寒毒不解,始終是一個隱患。

    “現在神女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云遲又補充了一句。

    她還未步入帝尊之前就已經能夠抵擋住神女的爭奪,現在她已經步入帝尊,神女又快要耗盡了魂力,又怎么可能是她的對手?

    “你還要留著他?”晉蒼陵掃了木錦夜一眼。

    云遲看向木錦夜,微一笑道:“這要看木公子是不是還想要留下來。”

    木錦夜一震。

    他都已經說了這些,她還能讓他選擇?

    選擇權依然在他的手上嗎?

    晉蒼陵皺了皺眉。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