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我能看見經驗值 > 第461章 【猶豫就會敗北,果斷才會白給】

第461章 【猶豫就會敗北,果斷才會白給】

    造型怪異的巨大斬馬刀斬下時,賀曉天有那么一瞬間,感覺自己的頭蓋骨已經一分為二。

    狂暴赤龍之氣四溢,鋒銳勁氣彌漫,卷起無數煙塵。

    虛空中傳來怒吼,魔焰更是滔天。

    周圍的空氣,隱隱約約給人一種攪碎的錯覺。

    賀曉天此時此刻的心情,何止蛋疼菊緊能夠形容。

    一位能徒手捏死混元境的超級巨無霸,突然就毫無征兆的對他下手了!

    什么仇,什么怨。

    大家坐下來和平共處不是更好嗎?

    打打殺殺,多煞風景呀。

    當然即便他愿意講和,可惜魔影沒有這個意思。

    而且賀曉天的待遇挺不錯,起碼不是讓人給一把捏死,不會過于憋屈。

    一刀兩斷,或者說是一分為二,死的多么痛快。

    “嗖!”

    十五米琉璃巨人,好似漏了氣的氣球,在短短幾個呼吸間,急速縮小。

    縱然魔影雙手持刀下劈極其果決,卻也未能第一時間擊殺他。

    隨后賀曉天宛如離弦之箭,破空飛射遠方。

    留下來反殺?

    不可能的,洗洗睡吧。

    即便修煉了《陰陽兩極魔道》,實力勉強提升了幾倍有余,都沒有把焦城之主給擊殺當場。

    讓他跟魔影死磕,傻子都不會干這種蠢事。

    “轟————”

    一刀,只有一刀。

    魔影便將大地一分為二,鋒銳無匹的刀氣。固然沒有傳說中縱橫三萬里般恐怖夸張,可怎么也有個三十里。

    不止如此,刀光所過之處,兩旁泥土混雜著碎石,如同驚濤駭浪,瘋狂向著左右席卷。

    土浪登時就沖上了幾十米有余,自遠處望來頗為壯觀。

    “我滴個乖乖!!”

    賀曉天轉頭看著魔影以一己之力造成的天災攻擊,瞠目結舌。

    對此,他唯有兩個字的評語——真猛!

    虧得他沒有猶豫,要不然光是余波,都有他好受的。

    “吼——”

    魔影似乎是因為賀曉天脫離了他的必殺一擊,從而心生不滿,仰天怒嘯。

    紫色魔焰,頓時旺盛三分。

    虛空都好似要被燒穿,空氣溫明顯上升了幾個層次。

    不愧是般若教的武學,妥妥邪功無疑。

    妮瑪一不小心走火入魔,他賀某人也能理解幾分。

    可是弄出來個大家伙,并且一言不合就要砍人是幾個意思?

    左護法更是吃飽了撐得,閑的沒事。

    這種殺人誅心的武學,你丫居然刻在骨頭上!

    是不是嫌命長,不想活了?

    另外想死的話,隨便找一顆歪脖子吊死不行么。

    弄出個害人害己的東西,啊呸!

    扯著對方尸骨未寒,脆口痰吧。

    其實這一次真不能怪般若教,還有慘遭氣死的左護法。

    因為縱觀教派幾百年來,壓根沒人能將《陰陽兩極魔道》,修煉到賀曉天這等地步。

    礙于天資原因、功法多處語焉不詳、加之教內還有更好的選擇,所以才造成了如今的局面。

    哪怕是般若教自己都不清楚,會有虛空魔影誕生。

    畢竟誰也不能想到,世界上還有一種名外外掛的玩意兒。

    姓賀的拿著經驗值哐哐一頓懟,直接晉級為出神入化。

    出了糟心事,只能說是他倒霉。

    “是不是老羅那個掃把星搞的鬼?”正在奔逃的賀曉天,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羅杰。這個堪稱是現世有史以來,最為倒霉的人。

    自打進入地魘界,這廝就沒過一天好日子。

    要不是有他賀曉天的在一旁幫襯,早就埋骨此地了。

    “以后還是離他遠一點吧,誰知道下一次會出現什么幺蛾子。”

    天不怕,地不怕,沒事搞事的賀大莽夫,都有點抵觸羅杰的霉運。

    “阿欠——”“阿欠——”

    正在帶著人臉向日葵,奔向渡厄之河的羅副部長,連打了兩個噴嚏。

    “誰在想我?”

    賀曉天想他確實沒錯,更準確來說是想砍死他。

    “轟隆——”“轟隆——”

    魔影雖然只是虛無,但他每邁出一步,都會造成地動山搖般的災害。

    所過之處魔氣橫行,瞬間腐蝕了茂盛的植物。

    一顆顆大樹,突兀干枯,化作鬼樹。

    甚至隱約在樹干上,凝聚出一張張怨毒的人臉。

    “吼————”

    巨大的斬馬刀舉起,魔影對著激射遠方的賀曉天斬去。

    “鏘!!”

    點點龍氣四溢,一道漆黑的刀芒,脫離刀刃飆射。

    沿途任何物體,俱是被一分為二。

    大地開裂,不知多深。

    一切看似緩慢,實則迅捷無比。

    當賀曉天感受到身后撕裂人體的刀氣時,他毫不猶豫腳下一瞪,整個人刷的一聲,向左橫移。

    只是邁了一步,卻像是跨越了空間一般,離開原地數百米。

    “嗖!!”

    在他離開后的下一秒,一刀漆黑刀芒,轉瞬即逝。

    將之剛剛所站之地,斬為兩截。

    縱然距離刀氣尚且有百米,可那股鋒銳氣息,卻是不減。

    賀曉天只覺得右臂,好像都被刮開,切開了里面的經脈。

    他轉頭望去,胳膊上果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傷口,血液滴下。

    并且以他強悍的體質,一時間竟然不能愈合。

    傷口之上刀氣盤踞,不斷與他抗爭,欲要將之裂口擴大。

    乃至于有些魔氣,鉆進了他的經脈,極其陰寒的想要腐蝕血液。

    “嘶——”

    倒吸一口涼氣,隔著數百米遠尚且如此。

    如果正面中刀,不得被活劈了?

    渾身勁氣一鼓,磅礴氣血自右臂之上的傷口溢出。

    雄厚祁氣血中夾雜著紫黑二色,一塊順著排出。

    “轟隆——”“轟隆——”

    頂天立地的魔影,血紅著雙眼,向著賀曉天走來。

    動作依舊緩慢,可令人頭痛的是,他一步就能跨越數里。

    然后,手中斬馬刀再次舉起。

    倏地,賀曉天心中有了一個很不好的預感。

    他總覺得這一次攻擊,不會像是先前兩次那般簡單。

    有著極大的可能,是在準備憋大招,一口氣把他給滅了。

    “我特娘的以后要是在修煉般若教的武學,羅杰這輩子就找不到女朋友,只能靠著雙手勤勞致富。”

    賀曉天在繼續逃跑前,發了一個天大的毒誓。

    至于為啥是羅杰而不是他?

    真香定律,不是誰都能逃脫的。

    有備無患嘛!!

    “阿欠——”

    某地某人,又打了一個噴嚏。

    “吼!”“吼!”

    數百聲龍吼響起,隨后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赤色巨龍,如同大海浪濤般向著賀曉天席卷而來。

    “臥槽?!”

    賀大莽夫變顏變色,一句臟話脫口而出,為了搞死我你這是下了血本啊。

    不怪他臉色如此難看,因為能清晰的瞧見,魔影在一擊之后,居然停留在原地,杵著斬馬刀像是在喘息。

    而且頭顱之上的赤色眸子,亦是暗淡了幾分。

    絲毫沒有先前,那一股癲狂之色。

    但是其中恨意,愈加濃郁。

    似乎是因賀曉天不肯引頸受戮,導致他活動太多。

    “我特么......”

    賀曉天好懸一口氣沒上來,好氣呦!!

    合著我還做錯了?

    赤龍速度飛快,猶如導彈洗地。

    “轟——”“轟——”“轟——”

    每一條赤龍接觸地面,便會爆發出石破驚天的巨響。

    像是現世最為巨大的火山,突然兇猛且毫無預兆的爆發一樣。

    碎石、烈火、高溫,充斥在方圓數十里地界。

    上百聲過后,一片滿目瘡痍的大地,才緩緩展現開來。

    沒有一處是完好的,到處都是焦黑的巖石。

    一縷縷煙氣騰起,比之世間任何一處古戰場,來的都要慘烈三分。

    廢墟之中,一個渾身琉璃的男人,隱藏于其中。

    仔細觀瞧,只見賀曉天身上,密密麻麻盡是裂紋。

    如同瓷器,隨時都有著崩裂的可能。

    “嘶——”

    真疼!!

    陣陣劇痛,由神經傳遞給大腦。

    伴隨洶涌骨髓的疼痛,還有賀曉天沸騰的鮮血。

    不跑了,干他娘的!

    速度沒有魔影快,繼續逃跑亦是飲鴆止渴,早晚都得被毒死。

    若是遇上老羅與人臉向日葵,到時候更加麻煩,還得分心照顧二人。

    索性來一場生死對決,是死是活,各憑本事。

    他若勝了,此舉自然是向死而生。

    假如敗了,也要撕下對方一塊肉來,要他記住這張臉。

    體型龐大無匹的魔影,一步步走向廢墟。

    待到中心處是,他停下腳步,伸出斬馬刀撥開巨石時。

    一道金光迸射,直刺其眉心。

    “!!!”

    魔影見到這一抹金箭,雙眼一驚,揮舞斬馬刀以極其精湛的刀術,斬在了箭尖之上。

    “鏘——”

    金鐵交鳴之音暴起,藏身于碎石中的賀曉天,緊隨其后鉆了出來,撲向魔影。

    并且他的身體于空中,突兀膨脹變大。

    “轟隆——”

    猝不及防的魔影,當即被他撲倒在地。

    未等有所反擊,賀曉天先是來了一記頭槌。

    “哐——”

    他不清楚魔影狀態如何,反正自己是眼冒金星。

    甚至額頭之上,留下鮮血。

    這一擊狠辣程度,可見一斑!

    “來呀,互相傷害啊。”

    而后沒有任何猶豫,賀曉天四肢緊緊抱住魔影。

    腦袋就跟打樁機一樣,哐哐哐響聲連成一片。

    短短幾個呼吸,數十個頭槌,每個都是全力以赴。

    很快,賀曉天的頭骨,都清晰可見。

    魔影更是這拼命的兇殘架勢,撞得陣陣渙散。

    雙眸之內赤紅,逐漸微弱。

    他姿勢不甘心于此,右手中的斬馬刀一橫,左手攥住刀刃,狠狠向下一拉,欲要切掉賀曉天的頭顱!!

    恰巧此時,賀大莽夫發現視線內左上角,跳出了一條新的信息提示。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