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異世丹帝 > 第1137章搗亂!
    第1137章搗亂!

    “然后呢?”凌煙閣主問道。

    “沒有然后了,今天就這一瓶藥。”東方白直接了當說道:“外面來了一些人,本少要去忙了。”

    “就這一瓶藥?”

    “對,就一瓶。”

    “哦!”凌煙閣主應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繼而東方白轉身走了!

    外面來了好幾位求醫之人,總不能把時間全部耽誤到凌雪煙一人身上,療傷藥給她就成。

    待白大少走后,凌雪煙拿起瓶子觀察起來,最后拔開瓶蓋。

    當一打開,濃郁的靈氣在瓶口噴薄而出,讓人忍不住猛吸一口。

    靈氣的濃郁以及精純程度,屬實難以想象。

    混沌神水!

    這一瓶的的確確是混沌神水,沒有添加任何藥物或其他東西。

    僅僅混沌神水便可以治療神魂之傷!

    再則混沌神水變得更加渾濁了,距離真正的神水應該不遠了。

    凌雪煙掀開面紗,將瓶口放在一張櫻桃小嘴前,猶豫了一下喝了下去。

    在喝下的瞬間,只感覺身體被靈氣灌滿,宛如滔滔江水,沖擊著河流大川。

    縱然她達到了三重天帝,混沌神水也起到了效果,且是不凡的效果。

    混沌神水不僅可以增加修為,還可以穩固滋養神魂。當然,除了混沌神水之外,還有其他方法可以治療神魂之傷,只不過太麻煩了。

    東方白沒有太多時間,只好拿出一瓶神水給她。

    今后凌煙閣就是自己的勢力,沒必要摳摳搜搜,給她服用也沒什么。

    今日星辰殿外面等著大概有六七人左右,東方白一一為其診治。來者基本都屬于疑難雜癥,很難被治愈,或者根本無法根治。

    然而這些傷勢在白大少手中,卻是簡單無比,不說手到擒來,但也可穩穩的拔除。

    至于條件……依舊!要么有看得上眼的寶物,要么就自己給星辰殿效力。

    還是那句話,兩個條件滿足一個即可,若不然從哪來,回哪去。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其中有一位覺得自己了不起,有骨氣,即沒有不俗的家當,又不愿效力。對于這樣的人,白大少自然不多理會。

    不愿效力那就走唄,不出十天,此人必死。

    反正不強求!

    最后還真的走了,對于這樣的人,無話可說。

    人與人的性格不同,做事風格不同,思考的角度不同,所以萬事都有例外。

    走就走嘍,無所謂,也不差這一個。

    ……

    “幫我看看吧。”一位瘦弱男子走出來說道。

    “好!”

    片刻之后,東方白松開了手。

    “怎么樣?我得到是什么病?”

    “你沒病!”東方白一口說出:“本少沒時間陪你浪費,下一個。”

    “我有病!每當深夜想起那個女孩,我的心就會痛,痛徹心扉,痛的難以呼吸。”那人做作道。

    “是嗎?那就不要瞎想了。”

    “控制不住,一想起就茶不思飯不想,鉆心的難受。”

    這他么是相思病吧?外加被拋棄?

    真慘!

    “這病本少治不了,該回哪去回哪去。”東方白不耐煩的擺擺手。

    “你不是說天下沒治不好病,看不好的傷嗎?怎么?這么簡單的病看不了?”

    呵呵!來裝逼砸場子的吧?極其有可能故意找茬的。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什么人都他媽有!

    “你確定要治?”東方白斜之一眼問道。

    “當然!”那人沒有猶豫道。

    “那好!本少要你當狗一輩子,看門的那一種,一天只能吃一頓飯,不能進門,就在外面搭一個窩棚。”東方白提出自己的條件,可謂苛刻。

    既然來找茬,白大少沒必要跟他客氣。

    “你是不是太過分了?”那人陰森道。

    “過分嗎?如果你覺得過分,那就不要治了,可以隨時離開。”東方白擺了一個請的姿勢。

    “哈哈哈!原來星辰殿就是這么為人看病的,遇到束手無策之癥,便提出讓人難以接受的條件。”

    “如此這般苛刻的要求,想必你心虛,應該看不了吧?沒有能力才對吧?”那人哈哈大笑,言語之中大多嘲笑。

    “是嗎?你只要答應,本少便可以治療。”東方白肯定道。

    “答應當狗嗎?”

    “看不好不必當狗,還會給你一筆不俗的賠償金。”東方白微微一笑,看似沒有半點生氣。

    “我不要賠償金,我要你當狗如何?”

    “有點意思。”

    “敢不敢答應?”

    “當然可以!”東方白一口答應。

    相思病也能看?有沒有搞錯?

    “好,一言為定!”那人也挺倔,絲毫不讓。

    “那你開始吧。”

    “治療你的病很簡單,服下這個吧,不出半刻鐘便會見效。”東方白在懷中拿出一顆丹藥遞了過去。

    “這是什么丹藥?不會毒藥吧?”那人懷疑道。

    “非也!”

    “那是什么?”

    “需要告訴你么?想治好服下就是,保證今后不會再讓你痛苦。”

    “我……”

    “怎么?現在給你圣藥,卻不服用,來搗亂的意圖太明顯了。”東方白質問道。

    “我怕你下毒!”

    說的夠直白!

    “既然害怕服藥,那你來做什么?滾吧!”

    “就是!老子剛才就看不慣你了,媽的狗東西,你這是看病治傷?看你娘的卡巴襠,滾!”

    “自己搗亂,卻耽誤我們的傷情,不知安的什么居心。”

    “大伙都瞧的清清楚楚,這個垃圾明顯就是在扯貓比。”

    “東方殿主,要不要老夫將之斃了?”一位老者氣性頗大,作勢就要干死對方。

    “不必!本少有治他病的丹藥,如果不服用就是在搗亂,到時候再殺了也不遲。”東方白明顯的也起了殺心。

    “吃!”

    “快點吃!”

    “不吃的話,看到老子沙包大的拳頭沒有?一拳把你腦瓜籃子打稀巴爛。”

    那人半瞇著眼睛,咬咬牙道:“服用沒問題,但我需要一個保證。”

    “說!”

    “這顆丹藥不會死人吧?”

    “絕對不會,本少敢用人頭做擔保。”

    “那好,如果沒效果,東方殿主可要記得自己諾言。”

    “廢話,本少一向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放心就是。”東方白淡然道。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