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電影世界大拯救 > 第00310章 送坤泰上路(求訂閱)

第00310章 送坤泰上路(求訂閱)

    媒體們得到的消息并不慢,更何況當初樸月的事情可是上了各大新聞頭條的,雖然現在已經過了半個來月,但網上討論的依舊是不亦樂乎,畢竟自古以來大家都喜歡看狗血和八卦。

    畢竟樸月剛剛卸任沒多久。

    想一下半個月前被戴綠帽子已經退休的唐人街警察廳一哥竟然遭受到了襲擊,而且造成了不可磨滅的傷害。

    你說這個新聞震動不震動?

    有沒有熱度??

    記者有的是關系,況且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沒有嚴格的保密,于是幾乎在早晨6點的時候,各大網絡論壇就已經開始了進行了瘋狂的討論。

    “嘿,聽說了嗎?樸月凌晨的時候被緊急送到了醫院,你知道他怎么了嗎?被閹了。”

    “廢話,這事今天都傳遍了啊,我可是聽說不僅僅閹割了啊,最重要的是樸月的手跟腳都廢掉了。”

    “何止啊,眼都被挖掉了,簡直就是恐怖啊。”

    “聽說是坤泰做的,這坤泰夠的啊。”

    “沒辦法,坤泰已經變成了太監了,他肯定會瘋狂的想要報復過來的。”

    “好可怕啊,這事告訴我們一定不要出軌,出軌不得好死。”

    “樓上,你看角度的問題…很新穎啊!”

    ……

    畢竟坤泰被閹割才半個月的時間,這個時候大家都還記著呢,這一下子聽說坤泰反殺了,一個個的更是仿佛打雞血一般的討論的不亦樂乎。

    真的是太瘋狂了有木有?

    難道說坤泰被閹割了所以變強了??

    竟然一個人單槍匹馬的跑到了樸月的家中,然后還把樸月和小荷都收拾了一翻。

    太強了有木有?

    ……

    閆先生家中。

    馬言正在匯報著情況:“張柱這邊已經全部安排妥當了,一路之上的關卡都打點到了,倒并不需要有什么擔心,不過昨天倒有一件事比較的轟動。”

    “恩?什么事??”

    閆先生一邊喝著早茶,一邊笑著說道:“馬言,你這個賣關子的毛病什么時候能夠改一下???”

    馬言嘿嘿一笑:“習慣了,這個習慣了,一時半會可能改不掉了。”

    閆先生笑罵道:“貧嘴,趕緊的說一下,昨天到底怎么了???”

    馬言忙道:“是這樣的,昨天樸月出了事,坤泰已經發瘋了,他半夜直接潛入到了樸月的家中,把樸月閹了不說,而且把樸月的手筋都挑了,十個腳指全部切掉了,舌頭給割了,就連眼睛都給挖掉了。”

    “哦??”

    閆先生有點意外:“這個坤泰看來還有點血性啊。”

    “沒錯,而且坤泰把樸月的老婆小荷的臉給毀容了。”

    馬言說著八卦:“據說啊,坤泰不僅僅把小荷的臉毀容了,還在小荷的身上紋了‘蕩婦’這么兩個字,沒錯,是漢語。”

    閆先生道:“我說什么來著,我說什么來著,這個坤泰就是一個十足的小人,虧得他還跟小荷有過一段關系,結果卻如此的不是東西,看起來我們把他掃地出門是對的。”

    馬言皺眉:“閆先生,我還是有點擔心坤泰找我們的麻煩,您也知道的,馬上就該送貨了,這個時候您看……”

    “這樣吧,把坤泰找到,然后交給郭林處理。”

    閆先生說到這里停了下來:“不行,坤泰既然已經發瘋了,那么就不能留了,這件事交給柳瑩去坐,至于坤泰的家人交給其它人去做,我不希望明天還聽到他們的消息。”

    “好。”

    馬言輕輕點頭:“是應該這樣,坤泰是應該消失了。”

    閆先生道:“做的隱蔽一些。”

    ……

    唐人街警察廳門口,今天眾多媒體都是齊聚,他們都是來采訪林振東的。

    別的不說,林振東剛剛上任,屬于新官,這上任的三把火一把都沒有燒呢,突然間他的老領導就被閹割了。

    你說這不是大新聞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媒體們提的問題也很刁鉆,不僅僅只是樸月的事情,而是牽扯到什么貪污**之類的。

    “大家放心,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一個壞人,坤泰的行徑是相當惡劣的,身為一名前警務人員卻知法犯法,這性質更加的惡劣。”

    “這件事情同時也是給我提了一個醒,那就是唐人街掃黑除惡刻不容緩。”

    “三天,三天的時間我肯定會把坤泰緝拿歸案,不僅僅如此,接下來我會加大唐人街的警力,大家都知道一直以來警局的警力都捉襟見肘,有時候一個人要當十個人用,很多警員一個多月都見不到自己的家人一面。”

    ……

    面對著媒體的質疑,媒體的質問,媒體的挖坑林振東卻侃侃而談。

    對于他來說,坤泰同樣給林振東一個機會。

    一個招人的機會。

    雖然正規的警員需要通過考試,需要層層的關卡,林振東想要把武館的人招進來很困難,就是再上供都難。

    但林振東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招收輔警。

    “當警察是光榮的,當警察是神圣的,我們做警察是要為人民服務的,之前像坤泰這種收贓款,貪污**的人我見一個查一個,我在這里向大家保證,接下來我們會有舉報郵箱,同時會成立掃黑除惡專案辦,大家如果遇到不平事都可以舉報投訴,24小時之內絕對給大家解決問題。”

    這翻話林振東說的是擲地有聲,甚至在一個小時后,唐人街的街邊還有電視臺里都有著林振東的采訪。

    有道是喪事喜辦!

    樸月出事了,可是樸月出事后卻可以讓林振東更加放手的做一些事情,你說這難道不值得慶賀一翻嗎?

    在某個面館角落里,坤泰望著電視不發一言,他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如過街老鼠了,本來坤泰想要去殺黃蘭登的,可是現在警力全都在抓他,這使得坤泰不得不暫時打消了念頭。

    看著電視里林振東的一翻表態坤泰并沒有什么怒意,畢竟電視上說的話有幾個可信的?

    他現在如果說惟一放不下的那就是家人了。

    “芳,怎么樣了??”

    坤泰拿起了新電話給老婆打過去了電話。

    芳焦急的說道:“坤泰,我沒有事,我聽你的話帶著孩子在家里,今天沒有讓孩子上學,然后準備稍后去機場,已經都收拾好了,不過你怎么回事?現在我看新聞整個唐人街都在抓你呢,你,你真的殺人了??”

    “你沒事就好,芳,你現在帶著孩子趕緊去機場,對了,誰都不要通知,記住,你那個情夫也不要通知。”

    坤泰不知為何覺得有點不好的預感,他督促道:“我們接下來也不要聯系了,你先去華夏咱們那個遠方親戚那,你如果安全到了就給唐仁打一個電話。”

    “唐仁??”

    芳有點錯愕:“坤泰,你就這么信唐仁?”

    “芳,如果整個唐人街誰最值得信任的話,那么就是唐仁了。”

    坤泰不知道是驕傲有唐仁這么一個兄弟,還是有點悲哀自己就唐仁這么一個兄弟,他再一次的叮囑道:“芳,記住了,帶著孩子趕緊走,任何人都不要通知。”

    “好的,我知道了。”

    芳想了想說道:“不過坤泰,你自己也要保重。”

    “呵呵,放心。”

    坤泰呵呵的笑了起來:“我不會有事的,先這樣,我掛了。”

    說完,坤泰直接掛了電話,然后給唐仁打了一個電話。

    在武館里,唐仁正抱著孩子不知所措的哄著呢,結果一看陌生電話就接了:“誰啊?啊,泰哥,你在哪里呢?泰哥,你怎么就殺人了,殺也就殺了,怎么還被發現了?”

    坤泰笑罵道:“你這是什么語氣?我殺的人還少嗎?況且樸月跟小荷不是沒死嗎??”

    唐仁無語:“是沒死,但生不如死,行了,泰哥,這不是重點,你現在打算怎么做?”

    “我兒子沒事吧。”

    “沒事,在我旁邊呢,剛哄好不哭了。”

    “唐仁,謝謝了,你把我兒子照顧好,以后他就是你兒子了,拜托了,就這樣,如果此事之后我還能活著,那么我們好好喝一杯。”

    坤泰語氣有些傷感的說道:“就這樣,我不說了。”

    “喂?泰哥,泰哥,你別辦傻事啊,你,你在哪里呢?”

    唐仁語氣焦急的喊道,可惜的是電話的那頭坤泰已經掛了電話。

    咔嚓!

    掛了電話的坤泰把手機卡直接拿了出來,輕輕的一掰弄成了兩半。

    從現在開始,他將不會再用手機了。

    遠處,剛好有警察走了過來,坤泰壓了一下帽子快速的離開了。

    “恩??”

    走了一段距離之后,坤泰的神色一變,他感覺有人在跟著自己,于是他快速的走了幾步,然后左拐,右拐直接來到了一條小道里。

    “出來吧。”

    坤泰突然停下來了腳步:“跟了我這么久,不累嗎?”

    話音一落,只看得暗處走出來一人。

    “柳瑩!!!!”

    望著來人坤泰突然有些震驚,他本以為是黃蘭登發現自己了呢,卻萬萬沒有想到是柳瑩。

    如閆先生所料那般,坤泰是想過弄死他,但是坤泰明白想要弄死閆先生是不可能的,他最多想的是臨走時給閆先生添賭一下,順便送林振東一份大禮。

    基本上僅此而已。

    可現在看著柳瑩出現了,坤泰的臉色略顯一變。

    閆先生看起來不僅僅想要把自己掃地出門,更可能是要弄死自己。

    “是閆先生派你來的??”

    坤泰望著柳瑩突然笑了起來:“送我上路??”

    “沒錯,坤泰,你給唐人街帶來了恐慌,所以閆先生很不滿意。”

    柳瑩并沒有著急動手,她淡淡的說道:“所以我來送你一程。”

    “哈哈,我給唐人街帶來了恐慌???”

    坤泰哈哈大笑了起來,不過他并不想說什么,因為沒用。

    難道說什么閆先生才給唐人街造成了恐慌?

    我是被逼的?

    我是無辜的?

    別扯淡了。

    弱者或者說失敗者的話有誰聽呢?

    坤泰這個時候望著柳瑩的出現惟一一個擔心就是自己家人的安危,所以他望著柳瑩問道:“殺了我能不能放過我的家人??”

    “這個你放心,我們還不屑殺幼小婦孺。”

    柳瑩微微搖頭。

    一聽這話坤泰放下心來。

    “行了,該說的都說了,再見。”

    柳瑩掏出來手槍就準備送坤泰上路。

    “慢著。”

    這個時候坤泰大手一揮,然后望著柳瑩嘿嘿笑了起來:“柳瑩,你先別著急開槍,你就不想知道你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嗎?”

    這一句話讓柳瑩的臉色變得猙獰起來:“你再說一遍??”

    ……

    同一時間,芳掛了電話后就開始收拾東西。

    當然,因為本來就是連夜搬過來的,所以基本上沒有什么大件可收拾的。

    倒是一雙兒女都有些疑惑為什么又要搬走,爸爸去哪里了?

    “你爸爸有事,等過幾天他會來找我們的。”

    芳只能用謊言了。

    臨出門的時候,芳糾結了一翻,最終還是撥通了電話:“進,我可能要走了。”

    “芳,你現在在哪呢?我一直打你電話都打不通,你要走,你要去哪里?我想見你一面。”

    “算了,進,還是別見了,等我安頓好了我會聯系你的。”

    “芳,你就這么無情嗎?哪怕你不喜歡我了,哪怕你真的要走,難道臨走之前讓我再見你一面都不行嗎?”

    “那,好吧,我一個小時后會到機場,我就在機場等你。”

    芳想了想最終決定了下來。

    此時的芳并不知道,她的情夫‘進’已經被人打的鼻青臉腫了,而且額頭被人用槍頂著把話說完了。

    “我全部按照你們的說了,現在可以放過我了吧。”

    進瑟瑟發抖的說道。

    “呵呵,別緊張嘛,你得帶著我們找到你的這個情人,不過你放心,找到后我們肯定會放了你的。”

    一名黝黑的男子笑著說道:“我們只是要抓坤泰而已,對你們,我們沒有任何興趣,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保證肯定不會傷害你的。”

    “真的??”

    進有點不相信的問道。

    “哈哈,當然是真的,好了,走吧。”

    黝黑的男子哈哈一笑,不過緊接著語氣一變:“可如果你敢耍心眼,那么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

    ……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