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仙道獨尊 > 第549章 洗脫嫌疑

第549章 洗脫嫌疑

    唰唰唰……

    頃刻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齊齊看向了周封。

    這個手指周封的人,乃是法家的一個青年才俊,叫做“法柯”。

    他的臉上露出冷笑之色,明顯是一種報復后的快感。

    周封連續擊敗法冒,法武,法流沙,弄得法家在文武百官面前,顏面無存,這些法家弟子自然是懷恨在心。

    “修羅?剛才你也離開了宴會,為什么不站出來,是不是做賊心虛?”

    李億玄猛的喝道。

    嗡!

    頤親王眼中的殺機頃刻爆發,如一頭太古兇獸捕捉到了獵物,幾乎是想也不想,立刻大手一抓,力量驚天,直接就對周封展開了擒拿。

    當真是雷厲風行。

    “住手!”

    紫鳶公主踏出一步,手臂輕揚,大千境立刻就飛了出去,席卷出一股龐大的力量,將頤親王的攻擊抵擋下來。

    “紫鳶,你敢阻我?”

    頤親王雷霆暴怒。

    “皇叔,你死了兒子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何必急著動手呢?”紫鳶公主淡淡說道。

    她好不容易招攬了這么一個絕世天才,剛才連連取勝,技壓群雄,幫她贏了這么多東西,大出風頭,怎么可能讓人一言即殺?

    “如果他剛才站出來,就會沒事,但是卻鬼鬼祟祟,故意掩藏,就算他不是刺客,也有欺瞞之罪,難道王爺不該殺他?”

    就在這時,月仙冷聲說道。

    憑著敏銳的直覺,她從周封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十分危險的氣息,整個人深藏不露,非同小可。

    為了以防萬一,索性將之除掉!

    “這是什么道理?”

    紫鳶公主也是一個極其護短的人,開口說道:“剛才大齋圣者也說了,刺客受了重傷,但是修羅的身上沒有一點傷勢,怎么可能是刺客?”

    “如果身上有治療傷勢的靈丹妙藥,吞服之后,在極短的時間恢復過來也不是不可能!

    月仙殺心已起,寧可殺錯,不可放過,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棄?于是繼續說道:“何況,他沒有不在場的證據,所以嫌疑重大!

    大齋圣者微微點了點頭:“是我疏忽了,的確是有這種可能!

    “你!”

    紫鳶公主頓時一陣語塞。

    “修羅連滄海一劍駱牙都能擊敗,倒是有這個實力,殺死古碩公子!

    “剛才他離開宴會,古碩公子就被人殺了,這也太巧合了吧!

    “他不敢站出來,肯定就是刺客!

    “這是蓄謀已久的刺殺,紫鳶公主都脫不了干系!

    許多人開口說道。

    一時之間,周封就成為了最大的嫌疑對象。

    甚至其中有一些人,對周封產生了很大的敵意,幾乎是一口咬定,他就是殺死古碩公子的兇手。

    “難道真是他做的?”

    甚至就連桃心,也開始動搖起來。

    剎那之間,一道又一道強大的目光,凝聚在了周封的身上,似乎要將他整個人洞穿。

    但是周封在極力的保持著鎮定,目光落在法柯,以及那些法家的人身上,心中殺機滔天。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法家的人盯上了。

    形勢對于他來說已經非常不利。

    “我可以證明,修羅不是兇手!

    就在這時,古清幽突然站了出來,開口說道。

    “哦?你怎么證明?”

    李億玄問道。

    “因為剛才修羅和我在一起!

    古清幽毫不猶豫的說道。

    嘩!

    此話一出,現場立刻就響起了一片嘩然之聲。

    孤男寡女,呆在一起,不禁令人想入非非。

    剎那之間,大家就明白了,知道剛才修羅沒有站出來的原因,原來是和清幽郡主偷偷幽會去了。

    古清幽畢竟是太子殿下的女兒,身份高貴的郡主,又已經與力人王的兒子楚云公子定下婚約,這種事情,當然要藏著掖著,怎么可能說出來呢?

    眾人立刻就看向了太子殿下,想看一看他是什么樣的反應。

    可惜的是,太子殿下毫不動怒,依舊一動不動的端坐著。

    就這樣,周封在古清幽的幫助之下,徹底洗脫了嫌疑。

    頤親王也收起了殺機。

    那些法家的人大失所望。

    甚至就連月仙,也只能不甘心的放棄了。

    唯獨茯苓,這個劍閣的女弟子,始終有一種強烈的直覺,恐怕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只是今日過后,外面肯定會傳出一些風言風語,古清幽這個郡主的名聲,怕是不怎么好了。

    這場盤查,一直持續到深夜,皇宮都搜遍了,最終還是沒有找出刺客。

    頤親王只能憤怒的帶著兒子的尸體,離開了皇宮。

    宴會,就這樣不歡而散。

    周封準備跟隨著紫鳶公主,剛剛走出紫竹林,突然就被一個高大威武的侍衛攔了下來。

    “修羅公子,太子殿下有請!

    這個侍衛,乃是太子古道一身邊的金刀衛。

    周封一愣,立刻看向紫鳶公主。

    紫鳶公主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皇兄請你,肯定有重要的事情,快去吧!

    周封點了點頭,于是就跟著這個金刀衛走了。

    “公主,你怎么……”

    桃心臉上露出擔憂。

    “無妨!”

    紫鳶公主打斷了她的話,也不等待,兩人就先離開了皇宮。

    不一會兒,周封就跟著這個金刀衛來到了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

    宮殿光線昏暗,幽深,每一步踏出都有回響。

    周封走入其中,發現只有太子殿下一個人,負手而立,背對大門。

    “你和那妖后石饑娘娘,有何關系?”

    不等周封開口,古道一的聲音就傳了出來。

    周封心中大駭,全身寒毛都一下豎立了起來,如同被人踩中了尾巴,瞬間“炸毛”,幾乎是出于本能反應,要撲過去,發動最為恐怖的攻擊。

    “太子殿下這是什么意思?”

    但是周封卻忍耐了下來,一臉茫然的問道。

    “你就是殺死古碩的兇手,窺探司天監的刺客!”

    古道一驀然轉身,目光炯炯的盯著周封,猛的說道,聲音鏗鏘有力。

    “太子殿下說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周封心臟劇烈的跳動了幾下,當然否認:“難道太子殿下不相信自己的兒女?”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