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至尊歸元 > 《至尊歸元》默認卷 1544 強勢李卓霖!

《至尊歸元》默認卷 1544 強勢李卓霖!

    “什么?邵玉林死了?還是溪淺殺的?”

    聽到李卓霖的話,藍悅陡然一驚,猛地站了起來。

    “那溪淺有沒有事?”

    “她不會也有生命危險吧?”

    “不行,我要去看看!”

    ……藍悅焦急萬分,快步便朝前面走去。

    李卓霖見狀,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只能緊隨其后。

    當他們二人剛剛走到前面之時,便聽到了那邵擎的怒吼,以及對于楚軒提出的挑戰,當然還有楚軒那極為不屑的回答。

    李卓霖有些微怔與無奈。

    楚軒自從飛升仙界以來,也有過幾次與他人的對戰,甚至說是生死之斗,但對方僅是像邵擎這般才突破不久的天仙前期,還真是第一次!

    這么說吧,楚軒的敵人一般都要比他本身的實力更強,而楚軒往往都能以弱勝強,甚至將對方直接滅殺!

    邵擎這么做,在李卓霖看來,豈不相當于是自尋死路?

    這廝,怕是活膩了吧?

    “溪淺,你沒事吧?”

    藍悅快步走出,來到藍溪淺身旁緊張的問道。

    “悅姐……”

    藍溪淺愣了一下,旋即嬉笑道,“我沒事的啊!嘻嘻……悅姐你忘了,我現在可是渡劫后期呢!”

    “你啊……真嚇死我了!”

    藍悅松了口氣,又瞥了眼前方不遠處的邵玉強,以及他懷中邵玉林的尸體,感受不到任何一點痛苦,相反更有種暗暗的喜悅。

    “藍悅,自從你嫁到我們邵家之后,我們對你不薄吧?”

    邵擎瞇著眼看向藍悅,寒聲道,“沒想到,你竟是如此吃里扒外之人!”

    “邵家主說笑了!”

    藍悅挺了挺身,淡笑道,“當初是怎么回事,我又是如何嫁到你們邵家,我想邵家主你心里應該很清楚吧?還什么吃里扒外?我藍悅這一輩子就只有一個姓,那就是藍!你現在和我說這些?你覺得我應該怎么回答?”

    “你……賤婢!當初真應該就……”

    邵玉強忽然站起身,挺著他那極為疲軟的身體,怒視著藍悅。

    “大膽!”

    李卓霖一聲怒喝,陡然身形閃爍而出,旋即下一剎那,只聽得‘啪’的一聲,那邵玉強便被直接扇飛出去,狠狠撞在了遠處的墻壁上,這才口吐鮮血的重新滑落下來……

    這驟然的舉動,那快若鬼魅般的身形,別提邵玉強了,就算邵擎都來不及做出任何舉動。

    等他反應過來的剎那,邵玉強已經被扇飛了,而且左邊的臉已是腫脹起來。

    “邵玉強,對吧?你若再敢說一句,信不信我直接滅了你?”李卓霖閃身回到楚軒身側,冷冷的道。

    “我……”

    邵玉強眼中閃過一抹惡毒,可在李卓霖冰冷眼神的緊盯中,他卻不敢再次多言。

    “你又是何人?”

    邵擎死死盯著李卓霖問道。

    今日,他們邵氏父子三人算是丟盡了臉,現在也顧不得那么多了。

    邵擎心中已經做出決定,今天定要將藍家,還有這兩個忽然冒出來的年輕人全部滅殺,否則又如何能消除得了他心頭怒火?

    至于一直到在覬覦的藍家秘境,相信肯定還有其他的辦法!

    “軒子,剛才這老家伙說要和你對戰?”

    聽了邵擎的問話,李卓霖卻直接一撇嘴,轉而朝楚軒問道。

    “嗯吶!”

    楚軒聳聳肩,戲謔道,“怎么,李哥你有想法?”

    “你說呢?你都出過力了,若我一直在邊上看戲,豈不會對不起悅兒?”

    李卓霖也隨之聳肩回道。

    “行,那就交給你了!”

    楚軒主動后退幾步,輕笑道,“可李哥千萬不要陰溝里翻船,不然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話了!”

    “區區天仙前期,還能讓我陰溝翻船?”

    聽到楚軒的話,李卓霖滿頭黑線,眼睛一瞪的道,“軒子這也未免太瞧不起你李哥我了吧?”

    楚軒雙手一攤,示意李卓霖自己看著辦,便退到了藍悅和藍溪淺兩姐妹旁邊。

    “卓霖……”

    藍悅有些擔心。

    “放心吧,悅兒!”

    李卓霖回頭朝她笑了笑,而后緩緩上前幾步,看著那面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的邵擎,嗤笑道,“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勇氣!來吧,天仙前期的邵家主,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邵擎心內迅速一沉,雖然很憤怒,但卻有種強烈的不妙之感。

    “別廢話了!”

    李卓霖淡淡的一招手,“快點吧!時間不早了,一會兒還要去吃午飯呢!哦對了,悅兒……”

    說話間,他好似忽然想起什么,驀地轉頭看向藍悅。

    “啊,怎么了?”

    藍悅也沒想到李卓霖會忽然喊她,不由得問道。

    “去準備一些飯菜吧,我可好長一段時間沒吃過你的手藝了!”李卓霖輕笑道,“等會兒,你可得讓我吃個夠!”

    “放心吧,我知道了!”

    藍悅有些哭笑不得,旋即卻是驀地美眸一凜,驚呼道,“當心吶!”

    嗖嗖嗖……

    幾道黑色寒芒急速襲來……

    原來,是邵擎那廝趁著李卓霖和藍悅對話的時間,竟不顧一切的展開偷襲,其手中那柄黑色長劍宛如毒蛇一般,真的是讓藍悅和藍溪淺看得心驚膽跳。

    相較這兩姐妹,楚軒卻不禁嗤笑了一下。

    若李卓霖會被偷襲中的話,那才是真的非常搞笑呢……

    果然,就在藍悅和藍溪淺兩姐妹驚呼的同一時間,李卓霖的身形陡然在原地消失,那幾道黑色寒芒瞬間落空……

    “老家伙,沒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要臉!”

    邵擎雙眸微縮,而李卓霖的聲音卻陡然在他身后響起,令得邵擎面色大變,猛然轉身的剎那,其手中的黑色長劍頓時劍芒涌動,瞬間竟是形成一道特殊的劍陣,朝李卓霖所在的位置急速襲去……

    “竟然還會劍陣!”

    李卓霖倒是顯得有些驚異,但隨即卻嘴角微微一揚,“可惜,你還是不行吶!”

    下一剎那,他雙眼微微瞇起,身上陡然光芒大盛,而后一柄柄劍芒急速凝現,冷笑道,“讓你見識見識什么才是真正的劍陣!”

    嗖……

    嗖嗖嗖……

    剎那間,這柄柄劍芒急速凝現成一道劍陣,強大的劍氣涌動開來,讓這院中的空間都在急速顫動,而此時李卓霖身上的氣勢瘋狂暴漲,強大的氣息竟是讓在場的藍氏姐妹二人都不禁生出一種窒息之感。

    楚軒見狀哭笑不得,環視周圍后,揮手間在院中布下一道結界,同時又弄出一道防護罩,將藍月和藍溪淺兩女保護起來,這才讓她們受到影響有些蒼白的面色稍微好轉一些……

    可如此一來,卻是讓不遠處的邵玉強難堪了。

    他腳步接連后退,本就受傷的身體如今更是孱弱到了極點,差點沒被李卓霖此刻的氣勢直接碾壓身亡。

    “怎么可能?”

    而如今感受到李卓霖的強大,那邵擎陡然面色大變。

    “我和你拼了!”

    他沒有任何躲閃的機會,李卓霖的劍陣已是將他完全鎖定,而邵擎本身施展的黑色劍陣,卻好似有種小孩兒遇到了大人般的差距。

    “我就不信了,你給我死!”

    一聲咆哮般的怒吼,邵擎全力爆發,那黑色劍陣的威勢也是再次提升,恐怖的力道瞬間彌漫開來,仿佛讓整片天空都陰暗了許多。

    “死?我看是你吧?”

    然而,李卓霖卻嘴角翹了起來,喝道,“給我死來!”

    剎那間,天地震動!

    兩道劍陣,在瞬息之間狠狠對撞在了一起!

    轟轟轟……

    恐怖的轟響聲震天撼地的傳開,若非有楚軒方才布下的結界,恐怕別說他們現在的院子了,就算整個藍家都要在這一瞬間被毀之一旦……

    “咦?”

    楚軒忽然雙眼一凜,此時的李卓霖爆發出的實力,竟是遠遠超過了他以往的表現。

    “恐怕,已經超過了大羅金仙的范疇吧?”

    楚軒深吸口氣,這個李哥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磁磁磁……

    轟轟轟……

    緊接著,又是道道轟響,震耳欲聾……

    嘭!

    下一刻的劍陣沖擊,那黑色劍陣消散不少,而恐怖的劍芒力量瞬間將邵擎全身籠罩,讓他頓時面色大變,竟是接連掐動印訣,黑色長劍快速舞動起來,可即便如此,卻根本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啊……”

    倏忽間,只聽得一聲慘嚎,那邵擎驀地一大口鮮血噴出,踉蹌后退,而那柄黑色長劍卻是被斷成了兩截,毫無光芒的墜落在地。

    此時,漫天劍芒還沒完全消散,邵擎卻是面色蒼白不已,身上更有著好幾個血洞,看起來真正是狼狽到了極點。

    “姓邵的,說吧,你想怎么死?”

    李卓霖立于半空,冷聲問道。

    在他身體周圍劍氣流轉,宛如天神臨凡,讓被楚軒保護起來的藍悅和藍溪淺兩姐妹看的美目漣漣,然而藍悅卻是不禁在心中輕輕一嘆,她看到自己妹妹的表情,頗為苦笑……

    但不得不承認,此時李卓霖的強勢,真是讓她們姐妹二人感覺到了一種絕對的震撼!

    “怎么死……”

    重傷的邵擎聽到這話,不僅沒有服軟,反而在這剎那間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

    嘴角流血,身上幾個血洞,但此時的邵擎,卻好似站到了上風一般,笑聲中滿是猖狂。

    而此舉,卻令得楚軒與李卓霖眉頭微皺,似乎有些什么東西脫離了掌控,這讓他們心底莫名的生出一絲沉凝……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