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天才酷寶:總裁寵妻太強悍 > 第1132章,林仲懷夏雨曦013

第1132章,林仲懷夏雨曦013

    第1132章,林仲懷夏雨曦013

    “是!”夏雨曦點頭,心里升騰起一股希望。“只要你說,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好,我要你做我的情人。”林仲懷沉聲道。

    嗡的一下,夏雨曦就怔住了。

    她錯愕的瞠目,望著林仲懷。

    “時間期限一年,這一年里,你隨叫隨到,女兒那里,你我可以假扮恩愛,你不能離開濟北,倘若你離開,永生不得見孩子。”

    夏雨曦很想問,為什么不能見孩子?

    可話到嘴邊她說不出來,這也許是林仲懷給她的機會,她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

    只是做他的情人,這樣的話,實在太讓人覺得屈辱。

    他們曾經是那么恩愛的男女朋友,最單純的青梅竹馬,可這樣的機會生生的在七年前就斷了。

    斷的她懷著不甘心而又心甘情愿的離開,她無法告訴他原因,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她心里至始至終都只有她一個人。

    如今她想要跟他一起一生一世,他內心大概是不相信的。

    做他的情人?

    其實,她有想過的。

    這世間,失而復得的機會并不多。

    她深深的明白,想要重新走到他身邊,自己必須克服內心的屈辱感,戰勝自己的自尊心,被他羞辱,被他責罵,不會離開,那樣的自己才能真正強大起來,站在他跟前,因為這是重新回到他身邊必須付出的代價。

    夏雨曦短時間里經過激烈的斗爭,反倒是徹底的丟開了所謂的面子,做他的情人也好,她愿意。

    她深深的吸了口氣往前走了一步,到了林仲懷的身邊抬起眼睛看著他,她的眼底有著一種決絕,望著林仲懷沉聲的開口道:“仲懷,我同意做你的情人,這一年里我保證不會離開。”

    林仲懷眉頭又是一皺,原本他以為,以夏雨曦這樣驕傲的女人應該不會答應的,但她卻答應了。

    林仲懷發現,她答應他也生氣,她不答應他更生氣,林仲懷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的憤怒。

    這憤怒完全找不到宣泄口,他只能狠狠的瞪著眼前的女人,而夏雨曦忽然伸手拽住了他的衣領,自己往前一湊稍微靠近了他。

    她一字一句的開口道:“仲懷,你想讓我做你的情人,其實你想要做的不是這個吧?”

    林仲懷微微一僵。

    夏雨曦繼續道:“你想要的是我這個人,也許你我之間還有愛而你想做的只是把這個做的更實而已。”

    聞言,林仲懷整個人都呆住了。

    夏雨曦的聲音里滿滿的都是低沉的曖昧和沙啞,讓人聽得心里為之一顫。

    可她的話也確實讓自己感到了羞恥。

    下一秒,夏雨曦壓低了聲音,一字一句的吐氣如蘭:“這回承認吧,你想要我,用這種方式來要我,既羞辱了我,又能達到你的目的,還能滿足孩子的一些想法。

    你看,仲懷,連坦坦蕩蕩的你都學會了這樣用手段,人生還有什么不能改變的呢?

    仲懷,這如果是我帶來的結果,我非常抱歉,我希望你能快樂,希望你能幸福。”

    看他這樣了,她其實也覺得又是難過又是心酸。

    林仲懷整個人很沉默,沒有回答,他不承認,但他心里早已兵荒馬亂。

    夏雨曦有些話說對了,他確實想要她。

    非常想。

    夏雨曦像是猜透了他內心的想法和矛盾的掙扎一樣,往前一靠,手就環住了他的腰,幾乎是瞬間她就探查到了林仲懷的身體變化。

    微微的一笑,夏雨曦唇角好像是狐貍一般的勾勒起來,“我猜對了,你看,你的身體要比你的心更加的誠實。”

    林仲懷一下子被她弄的心神不寧,他不敢承認,自己現在已經快要爆炸了,他確確實實很想。

    到底昨天晚上才剛剛有了葷腥,今天再度見到自己心愛的這個女人,內心深處自然是渴望的。

    他沒辦法去掩飾。

    因為把柄就在夏雨曦的手里。

    “放開我。”林仲懷沉聲的喊了一聲。

    夏雨曦抬眼,對上他的眼睛,搖頭。“我不放。”

    其實夏雨曦也很緊張,手心里都是汗水。

    可她知道這是最靠近林仲懷的時候,如果現在放開了,就再難靠近他的內心了。

    而且她知道林仲懷現在比他還要緊張,耳朵隔著十幾厘米遠,她還是聽到了林仲懷胸膛的那顆心在狂跳不止,撲通撲通。

    夏雨曦忽然覺得自己這一次的冒險非常有用。

    她聽到了他狂烈的心臟跳動的聲音,就像七年前有夏夏的那個夜晚。

    當年他也是這樣緊張這樣激動的,那顆心都在顫抖。

    夏雨曦把耳朵整個都貼在了林仲懷的胸膛上,聽著他強烈而有力的心跳聲。

    “看吧,仲懷,你的心,你的身體,都比你的嘴巴還要誠實。”

    “沒有。”林仲懷略帶一絲慌亂的沉聲否認。

    可顫抖的聲音幾乎泄露了他的心思,這辯解聲,是如此的,沒有力量。

    “你言不由衷的樣子很可愛。”夏雨曦再度開口。

    下一秒,林仲懷再也受不住了,他低頭攫住了夏雨曦,再也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兒。

    他封住了她的所有聲音,不給任何機會,不給她退縮的機會,就這樣輾轉下去。

    出口的每一個字都是如此的讓人心懷激蕩。

    “夏雨曦,你不該激怒我,你說的對,我就是這樣想的,的確是這么想的,這七年里。我無數次在腦海里想象,怎么讓你在我這里求饒。

    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我不會再給你機會讓你逃脫,你只能做我的女人,只能做我的情人。我要你不止一次的求饒,讓你知道什么是恨。”

    夏雨曦不怕死的喘息道:“沒有愛何來恨?我看你就是愛我的,你從心里都愛我。所以你才想這樣對我。”

    盡管他們彼此威脅,彼此擠兌,可手里沒有閑著。

    他們竟然不知不覺的去了臥室里。

    這一天,林仲懷等待了太久了。

    在夏雨曦消失的那些日子里,他不止一次的想過,要在這間公寓里,這個臥室的床上把她就地正法。

    如今,終于迎來了這一天。

    他都不知道怎么說著說著又跑到了床上來了。

    夏雨曦手抵著他的肩膀,看著他,低聲道:“仲懷,你是現在就讓我這個情人上崗了嗎?”

    煞風景。

    這個女人絕對是煞風景。

    他要是不收拾她,怎么能對得起這些年自己的煎熬和孤獨。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