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回到古代當匠神 > 《回到古代當匠神》第一卷 臥龍崗中的匠人 第六百三十章 截河斷流

《回到古代當匠神》第一卷 臥龍崗中的匠人 第六百三十章 截河斷流

    黃河在到潼關這里時,因為受華山山脈所阻,折道向東,在這處黃河拐角處,有一處兵家必爭之地,便是風陵渡,魏國和秦國的古戰場便在這里,當年曹操和馬超、韓遂之間也在這一帶發生過激烈的戰爭。

    當初劉毅其實是想攻下風陵渡口的,不過此地地處河東,掐著咽喉之地,易守難攻,而且對岸是懸崖峭壁,軍隊難以攀越,從這邊很難看到對岸的情況。

    而這一次,司馬懿就是講水壩建立在這里。

    “查一查,這處堤壩是何人所建!”劉毅看著遠處的堤壩,眼中閃過一抹驚嘆。

    這地方水勢湍急,想要建筑堤壩十分困難,但卻有人能在這里建筑雙重堤壩,就算是劉毅都沒這個把握在這種地方建造堤壩。

    “都督,這堤壩很厲害?”姜維好奇的看向劉毅。

    “嗯。”劉毅點點頭:“此處水勢湍急,這么跟你說,一塊千斤巨石扔下去,能被這里的水勢給沖出好幾里才能落地,而且水深足有十丈乃至二十丈,引流或是斷流都做不到,只能投放萬斤巨石,但也不能亂投,想要在這種地方筑壩,我都未必敢說定能筑成,這根投入多少人力無關,就算真的筑成了,你還得保證不會淹了兩岸,造成洪災,否則先倒霉的便是那風陵渡的駐軍。”

    姜維這些年也專門研究過天工開物,對于其中術語倒是不陌生,天工開物可不只是匠學,其中最根本的部分是數術,用在兵法上也頗為有效,姜維這些年讀了好多遍,對于劉毅也越發佩服。

    此刻看著那堤壩道:“不想魏國境內也有這等人物。”

    “天下之大,人才如過江之鯽,只可惜啊,此等人才在魏境,終究無法發揮出其最大的效用,打聽清楚此人所在,日后若能伐滅曹魏,此人一定要保住!”劉毅點了點頭,隨即又帶著姜維沿著四周查探。

    這樣的工程,在這個時代來說,人力難為,劉毅雖然驚嘆于對方的能力,卻也不太相信有人能憑人力在現有的條件下筑壩。

    劉毅估計,就算是自己想要做到這一點,恐怕也得蒸汽機徹底普及以后才能做到。

    不是不相信這世上有人比自己強,而是不相信在現有的技術環境下,有人能做到這種事,劉毅想要仔細看看。

    “都督,看這些又有何用?”姜維陪著劉毅在附近逛了一圈,傍晚的時候,劉毅在一處背風處立下了營寨,開始構筑草圖,姜維忍不住問道。

    眼下最重要的不是擊敗魏軍,渡河攻入河內,而后進取冀州么?怎么反倒跑到這里來研究人家的堤壩了?

    “破敵的關鍵,還就在這里!”劉毅一邊畫著地圖,一邊笑道:“那司馬懿設了兩座水壩,伯約應該能明白為何司馬懿之前一直挑釁了吧?”

    “他想將我軍引回去作戰,然后再度掘開水壩,將我軍一網打盡!”姜維有些后怕道。

    “不錯!”劉毅點點頭,心中也有些后怕,幸虧自己謹慎,否則的話,若真的重新回去設營,恐怕就真的中招了。

    “如此一來,我等只需再度掘開水壩,不就可以破了他計策?”姜維笑道。

    “嘿~”劉毅聞言,搖了搖頭道:“可沒有這種好事,他既然用水攻,那我便也設一個機關,讓他嘗嘗被水攻的滋味!”

    “令黃河改道?”姜維吃驚的看向劉毅:“這……”

    不可能吧?

    “是有些匪夷所思,原本也確實是不可能的,但有了這處水壩就不同了,黃河的水勢因為這座水壩的緣故,減緩了許多,不可能就變得可能了,我準備尋一處地方,做一個分流器械,若這水壩不開還要,但若水壩一開,便能將河水引往對岸!”劉毅微笑道:“那司馬懿現在在等,等我們將軍營遷回去,一旦遷回,立刻便會掘開水壩,到時候,我要他作繭自縛!”

    “都督妙計!”姜維笑道。

    也算不上妙計,甚至這種計策也只有劉毅一個人能用,放眼天下,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恐怕也只有劉毅還有魏國中那位能夠建起這座水壩的人物了。

    “成功了便是妙計,若那司馬懿躲開了,可不叫妙計!”劉毅搖了搖頭,計策這東西,沒什么妙不妙的,遇上司馬老狐貍這樣的對手,只要能成功,再簡單的計策都能叫妙計,遇上一般人,劉毅還能根據自己的經驗,推測到對方的行為模式,但對于司馬懿這種人,劉毅推測不出來,這計策他覺得挺有用,但最后能否成功,這個真說不定!

    “現在的問題,第一是將東西做出來,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莫要讓那司馬懿起疑,這人可是鬼精的很呢!”劉毅一邊做著草圖推算,一邊笑道。

    “都督,司馬懿此人真的如此厲害?”姜維看著劉毅,皺眉問道。

    “若說謀略兵法,我遠不如也,我朝之中,能與他對敵者,恐怕也只有孔明、士元二人了,如今能與他對峙,是我們兵甲遠超對方,正面抗衡,縱然我不如他,但軍隊戰力,兵器鎧甲,足以彌補,加上我足夠小心謹慎,所以才讓司馬懿無機可趁,若讓我二人公平對戰,我恐怕遠非其對手。”劉毅拿量尺測算了一下距離之后搖頭嘆道:“伯約不用拿我與這些名將相比,真打仗,我一個都打不過。”

    “都督太過自謙了。”姜維只是聽聽,劉毅若是不會打仗,那這天底下又有幾個會的?至少在劉毅麾下這段時間,姜維感覺異常的和諧,無論是各軍之間的協同還是物資補給的配給都無比流暢。

    只是這后勤調度方面,整個大漢朝能做到劉毅這步的都沒幾個。

    “自謙?”劉毅搖了搖頭:“很多人都以為我是自謙,不說這個,去做事吧,你派人去將附近的山地高度,水深,河岸邊的泥土松軟度還有從這里往下游河道的走勢測算出來,要快,我們得盡快找到合適地形。”

    “喏!”姜維躬身答應一聲,轉身離去。

    接下來幾日,劉毅做成了波動儀,白天帶著人勘察水勢,測量河寬水深,在水勢平緩處,測量水位,夜里則構筑沙盤,模擬這一帶地形,足足上百里的地域跑遍,劉毅才找到適合動工之處。

    又命姜維帶人渡河,在河對岸按照劉毅的圖紙做一些石陣,一來作為障眼法,防止有人跑來搗亂或是察覺到劉毅在這里的動作。

    劉毅又將臨時駐地遷至此處,沉思一夜,畫出分水圖紙以及所需器械。

    這些時日,劉毅也弄清楚那水庫的原理,卻是從山命人將一處巨石底部挖空,一整塊山石投入水中,以此為基建立。

    不過饒是如此,能想出這法子的人,也足夠讓劉毅敬佩,這一次劉毅也是借助地勢,現在對岸挖開一條溝渠,但河水平日不會走這溝渠,甚至他制作的分流器也不著睡眠,但一旦河水暴漲,觸動劉毅留下的機關,附近事先挖空的石山會直接倒下來,阻塞河道,強迫河水流向溝渠,下游處,正是司馬懿大營。

    為了確保能夠達到自己預期的效果,劉毅還在沿途設置了十幾個類似的機關,而且數十條長短不一的溝渠,就是為了能將河水引入司馬懿大營。

    同時劉毅又到了風陵渡口上方,將那水壩加固了一番,增強其蓄水效果,以達到足夠的水量。

    五百藤甲兵在這個時候發揮的功效就比較大了,隨時可以借著藤甲之力渡水去對岸。

    如此,足足耗費了一月時間,才將所有機關做好,劉毅又確定了一遍不會出問題之后,方才帶著人馬返回大營,此時已經到了六月,天氣酷暑難耐,魏軍不時會派小股人馬前來試探,魏延雖然謹遵劉毅之命,不輕易出營,但對這些小股人馬卻也不會任由他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蹦跶,派遣精銳部隊四處狙殺這些小股魏軍。

    “都督,我們要一直在這里守到何時?”劉毅回營之后,魏延很快便找來,南邊這些天傳回來戰報,那曹爽被劉誠在陽安設計坑了一把,折損了上萬魏軍,龐統也在壽春將合肥等地盡數納入掌控,中原戰火激烈,他們卻只能在這里干瞪眼,這叫魏延如何能忍?

    “快了。”劉毅搖了搖頭笑道:“文長莫急,下一次,司馬懿若主動前來搦戰,我們便出兵!”

    雖然做好了準備,但絕不能輕易被司馬懿給引出,做戲要做全套,免得司馬老賊看出了破綻,跟自己上次一樣提前撤軍,那這一仗就真的只剩下干瞪眼了。

    “報~”

    就在此時,帳外便見一名小校進來,對著兩人躬身道:“都督,魏軍大將夏侯霸率軍渡河,并在河畔立營!”

    “都督!”魏延聞言面露喜色,看向劉毅。

    “司馬老兒夠狠!”劉毅嚴重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點頭道:“文長,你立刻點兵出征,將那夏侯霸趕回去!”

    “喏!”魏延大喜,領命而去。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