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獵贗 > 《獵贗》《梅妻鶴子》 第九十四章、女生喜歡一個男人時的表現形式!

《獵贗》《梅妻鶴子》 第九十四章、女生喜歡一個男人時的表現形式!

    林初一沒有回到自己獨立居住的公寓,自從昨天陪伴江來夜宿蘇城后,她就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今天晚上留在父母這邊居住,也有一種「自證清白」的意思。

    「我并不是每天晚上都和江來住在一起的。」

    什么鬼!

    只不過是陪著江來去了一趟蘇城,看了一眼雪香云蔚亭,上了一回熱搜,而且他們居住的是總統套房里面的兩個獨立房間,根本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好不好?

    假如沒有發生自己春光外泄那尷尬一幕的話,整個行程就更加完美了。

    林初一洗過澡后,臉上貼著面膜,然后抱著自己的熊貓抱枕躺在床上想著心事。

    她很喜歡熊貓,任何和熊貓有關的東西都愿意收集。熊貓抱枕、熊貓鑰匙扣、熊貓貼畫、熊貓玩偶,甚至在她感覺到壓力山大或者心情抑郁的時候就去視頻網站看熊貓吃竹子,那圓滾滾肉乎乎的大眼睛萌物咔嚓咔嚓的嚼著食物,看著看著心情自然而然的就放松下來,整個人有種神清氣爽的舒適感覺。

    熊貓的存在,讓你覺得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是「吃一頓竹子」解決不了的。

    如果有的話,那就再吃一噸。

    林初一外表平靜,心里卻是一團亂麻。

    宮錦說她喜歡江來,宋朗也說自己喜歡江來,父親不允許她喜歡江來......

    糟糕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歡江來。

    什么叫做喜歡呢?僅僅是那樣一次瘋狂的旅行?

    如果那樣也叫喜歡的話......她和宋朗池雪等一群好友經常一起約著出去旅行啊。

    聽池雪說,女人喜歡一個男人會有幾種形式的表現:會不自覺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引起他的注意。每次和他聊天,都意猶未盡,每一次相聚都不舍得分離。關心他,對他的喜好極其上心。

    從這些角度來看,池雪確實是喜歡宋朗的。

    因為池雪每次見到宋朗時,那喜悅滿足的表情,那蠢蠢欲動的情緒,分別時那依依不舍的眼神,把自己的心事表露無遺。

    可是,自己對江來也是這樣的表現嗎?

    會不自覺的出現在他的面前,引起他的注意?這不可能。林初一每次見到江來不到十分鐘,就開始如坐針氈,開始思考這樣幾個哲學問題:我是誰我在哪兒我為什么在這里?

    每次和他聊天,都意猶未盡,每一次相聚都不舍得分離?

    這更不可能了。哪一次聊天不是被他把天聊死讓自己下不了臺?至于舍不得分離是假的,舍不得再見倒是真的。

    關心他,對他的喜好極其上心?

    這一點兒倒是有據可查。可是,那是為了報答江來修復了童子戲水瓶以及為自己的餐廳想好了圣誕主題展覽。所以,在聽說江來想要去看雪香云蔚亭的時候,自己才立即把車停在了他的面前......

    “所有的結論都不吻合。”把池雪的愛情理論和自己遭遇的現實情況這么一比較,林初一忍不住歡呼雀躍起來,高興的把熊貓抱枕拋到空中,說道:“我不喜歡江來。”

    得到了這樣一個答案,林初一瞬間就身心愉悅,緊繃的身體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

    「自己怎么會喜歡他呢?」林初一在心里高興的想著。“那些家伙,懷疑我的品味。”

    “萌萌,你說是不是?”林初一把熊貓抱枕舉起在眼前,出聲問道。

    然后,她的視線就停留在了手腕上的那根紅繩上面。

    那是江來手上佩玉飾的紅繩,因為自己發筋斷了,頭發披散,所以他解下玉佩把紅繩系到了自己的頭發上面。剛才洗澡的時候,她解開了頭發,就順手把紅繩纏繞在了手腕。

    林初一放下熊貓,伸出手指指尖輕輕的觸摸著那根細小的紅繩,想到了江來為自己扎馬尾的那一幕,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倒流,心跳加速,不,那是心臟即將要從喉嚨里面跳出來一般的緊張感。

    羞澀、委屈,還有那浸入骨髓里面的甜蜜。

    那是她從來都不曾體會過的感覺。

    「為什么會這樣呢?」林初一在心里想道。「為什么會有那樣的感受?」

    正在這時,耳邊傳來手機信息的聲音。

    林初一在床上一陣翻找,總算是從被窩里面找到了手機。

    她劃開手機,發現發信人竟然是江來,心臟忍不住一陣砰砰亂跳。

    江來很少會主動給自己發信息,平時幾乎不和人聯系,就像是從你的人生中徹底消失過一般......而且他不用微信,你也沒辦法進入他的朋友圈觀察他的最新動態,這和網絡上那些小姐姐們抨擊的渣男沒有任何的區別。

    林初一打開信息,發現上面只有一行小字:你占我便宜。

    「我怎么占他便宜了?」林初一滿頭霧水。

    “你在說什么?”林初一發過去詢問信息。

    一分鐘后,無人應答。

    三分鐘后,無人應答。

    林初一等了十分鐘,仍然無人應答。

    林初一怒了。

    哪有這樣的男人啊?發來一條信息就消失不見了?吊起別人的好奇心就跑了?

    林初一也不管現在是什么時間了,直接撥打江來的電話號碼,她必須要讓江來和她把話說清楚不可。

    不然的話,她今天晚上就沒辦法睡覺了。

    我怎么占你便宜了?

    是你占了我便宜好不好?當時是誰把誰給看了?

    「對不起,您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聽到手機里面的機械提示音,林初一一把扯掉了臉上的面膜,臉色由白轉紅,由紅轉紫。

    最后整張臉都變得猙獰起來。

    “江來,你死定了!”林初一咬牙切齒的喊叫著這個名字。

    江來自然是聽不到的。

    在他發出那條信息之后,心情一下子就變得愉悅起來,甚至還打了個呵欠,等了好久的睡意總算是來了。

    想到那個女人有可能會發來虔誠而卑微的道歉信息,江來覺得那實在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畢竟,他還得安慰她說沒關系我已經不放在心上了。只不過給你增加了一百萬粉絲而已,這對我而言只是一樁小事不值一提。

    于是,江來索性就把手機關機了。

    再次把眼罩套在頭上,伸手關燈,很快就進入了甜美的夢鄉。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