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萬古最強宗》2 第1419章 噩夢成真

《萬古最強宗》2 第1419章 噩夢成真

    “呼呼!”

    炙熱火焰仿佛遠古兇獸般瘋狂吞噬整個涪乾宗,弟子尸體橫列四周,匯聚成河的鮮血正在一點點被蒸發,場面宛如人間地獄。

    “踏!”

    “踏!”

    一個個看不清容貌的黑影停在大殿前,眼神閃爍的紅芒,透發著讓人毛骨悚然的殺意。

    他們穿著統一服飾,胸口印有‘萬古’二字。

    “噗通!”

    站在大殿前的裴司理再也支撐不住,整個人如爛泥般癱在地上,目光泛起絕望和恐懼。

    “裴宗主。”

    陰森聲音從幾名黑影身后傳來:“你也該上路了。”

    “咻!”

    劍光爆射而來,強烈死亡氣息涌上心頭。

    “不!”

    裴司理刷一下從床上挺起身,發現窗外明月高懸,這才抹去額頭汗珠,呼吸急促道:“又做噩夢了。”

    沒錯。

    剛才不過是一場夢,一場宗門被滅的夢,但反反復復夢到,又因太過真實,讓他寢食難安。

    “哎。”

    裴司理苦澀道:“悔不當初,悔不當初啊!”

    兩年,他一直活在恐懼中,原因無他,曾經套路的家伙,師尊竟然是通古真人。

    這是誰?

    這是連界堂都忌憚的頂尖大能!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再回到靈峰山宗門會晤節點,他肯定不會故意套路君常笑,甚至不會參加活動!

    可惜。

    事情發生了就不會扭轉。

    其實兩年前,靈微真宗就曾遷怒涪乾宗,裴司理付出巨大代價才勉強保住宗門。

    但這終歸是小麻煩,真正大麻煩還是萬古宗。

    起初,他考慮要不要登門道歉,但還是沒鼓足勇氣,而且過去那么久見對方沒找來,興許不知礦脈位置是自己告訴靈微真宗的呢。

    抱有僥幸心理,裴司理始終沒行動,并深信時間能夠沖淡一切。

    哎。

    通天大路越走越窄,甚至偏到地獄去了。

    因為噩夢驚起了一身冷汗,裴司理起身來到桌前,端起茶壺倒水。

    “謝謝。”

    “不客氣。”

    嘎!

    房間內的空氣和裴司理臉上的表情突然凝固僵硬起來,并借助月光發現,椅子上坐著一個相貌不凡的年輕人,手上端有自己剛斟滿的茶杯。

    沒錯。

    正是君常笑!

    “哈哈哈!”裴司理突然笑了起來,道:“護宗大陣始終開啟,他怎么會坐在這里,夢!一定是夢!”

    “呼呼!”

    就在此時,火光從窗外閃爍。

    裴司理又笑了起來。

    此類情況和反反復復做的夢相似,這就說明自己其實還在熟睡,甚至來了一個夢中夢。

    “啪!”

    君常笑一巴掌打在他臉上,道:“疼嗎?”

    “疼!”

    裴司理呲牙咧嘴道。

    原本迷迷糊糊的思維頓時清醒無比,并在心里嗷嚎道:“不是夢!”

    “刷!”

    君常笑一只手拽住他的衣領,強行脫出房間,道:“在靈峰山本座給了你一次機會,但你不知道珍惜,所以從今天起,涪乾宗從江湖上除名,一切資源歸我萬古宗。”

    完了,完了。

    噩夢終于成真了!

    裴司理如一條死狗般被拖到大殿演武場。

    此刻,數萬名宗門弟子抱頭蹲在地上,齊齊目睹大殿被火焰吞噬,目光透發著恐懼和絕望。

    李青陽等人全副武裝立在周圍,就像沒得感情的殺手。

    涪乾宗整體實力還算不錯,但在一群掛逼面前,真的是在睡覺時就稀里糊涂被包圍了,甚至連點反抗機會都不給。

    “噗通。”

    裴司理被丟在地上。

    君常笑坐在蕭罪己提前準備好的椅子上,一掃涪乾宗弟子,淡淡道:“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本座只準對宗主,你們可以自行下山另謀他路了。”

    這個宗門要滅掉,但不會傷及無辜。

    其實在下界的時候,滅門之事君常笑不是沒干過,但始終堅守不殃及魚池的原則,比如第一個滅的靈泉宗,最后無非遣散弟子,否則,戴律早就涼涼了。

    哪怕去極寒宮也僅僅炸掉山門,并沒有造成人員死亡。

    當然。

    無惡不作的邪派除外。

    裴司理先前在靈峰山套路自己,打一頓氣就消了,君常笑也沒耿耿于懷。

    但又玩借刀殺人,這就讓他忍不了了,所以無論賠錢,還是付錢,涪乾宗必須消失。

    發展宗門和同行產生矛盾很正常,比如上來就得罪的御劍玄宗、凌刀玄宗,狗剩很大度的歡迎他們隨時來報仇,但如果躲在暗處玩陰招放冷箭,抱歉,必須弄死你。

    “呼呼!”

    “呼呼呼!”

    無盡大火籠罩整個涪乾宗,房屋建筑逐漸被吞噬。

    裴司理夢到的畫面已經非常可怕了,可和真正發生的比起來,仍有著巨大差異。

    他沒機會去仔細對比夢境和現實的差距,因為人已被送入天元鎮獄塔,正在接受二丫、趙豆豆、戴律三人的凝視。

    君常笑不打算殺他,但肯定要坐穿牢底了。

    “開工!”

    “刷!刷!刷!”

    皮鞭、蠟燭、繩索等工具憑空出現。

    ……

    幾天后。

    涪乾宗被滅消息,在上界部分區域傳開,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這個宗門實力不算太強,可終歸有點歷史,突然被滅掉,有點不可思議!

    “誰干的!”

    “涪乾宗幾個盟友,已經開始調查了!”

    “這在上界立足多年的宗門,除非和別人有深仇大恨,否則不可能被輕易滅掉!”

    上界開宗立派難,被滅門同樣也難,因為生存下來的宗門都有人脈,其他勢力動起手多少會忌憚。

    “啪!”

    靈英宗大殿內,一名大佬拍著桌子,怒道:“一定要查出誰是兇手,來為涪乾宗討公道!”

    四周坐著不少宗門大佬。

    他們和裴司理有不錯的關系,得知涪乾宗被滅,肯定義憤填膺。

    “會不會是靈微真宗干的?”有人道。

    此言一出,大佬們紛紛冷靜下來,擺出一副我就是單純過來喝個茶的樣子。

    他們這些宗門無非是抱團取暖,別說硬剛真字宗門,哪怕面對玄字宗門也只能裝孫子。

    “不可能!”

    一名大佬道:“如果是靈微真宗干的,他們早就對外宣布了。”

    “不錯。”

    有人道:“靈微真宗畢竟是一個有威望的真字級宗門,怎么可能會丟身份的滅一個不入流的涪乾宗。”

    “那會是誰?”

    眾人開始猜測起來。

    但始終想不明白,裴司理到底得罪誰了。

    “報!”

    就在此時,一名弟子走進來,道:“萬古宗對外宣布,因為和涪乾宗有不可化解的恩怨,所以順手將其滅掉!”

    “萬古宗?”

    各宗大佬紛紛瞪大眼睛。

    這名字他們聽說過,也知道宗主君常笑是通古真人弟子。

    “哎呀!老夫剛剛想起來,宗門還有要事等著處理,就先告辭了!”

    “過兩天我宗舉行宗門大比,本座需親自操辦,告辭!”

    “最近在修煉上出了一點問題,呂某回去好好養傷一段時間!”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