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1245章 幾個菜啊,喝成這樣?

第1245章 幾個菜啊,喝成這樣?

    君常笑字寫的好,但詩詞歌賦上面差了不少火候。

    然而,這不妨礙他和星云子以文比試,因為在起身躍起,瀟灑揮墨時,各種古人詩詞精選如彈幕般呈現在識海內!

    狗剩真的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執筆畫浮塵,點彩描乾坤。

    詩萬卷,酒千殤,幾曾著眼看侯王。

    前一句充分表達了星云子那種氣吞山河之勢,甚至將自己置身巔峰,以筆畫眾生,以墨掌乾坤。

    君常笑選自北宋詞人朱敦儒的鷓鴣天·西都作節段,則彰顯出一種狂放不羈。

    “妙哉!”

    “妙哉!”

    星云子仔細品味后,頗為羞愧道:“老夫的境界沒小友高!”

    詩詞能將一個人的心境寫出來,比如他所寫的兩段,將自己視為王者,登頂巔峰傲視群雄。

    反觀君常笑所寫,則代表著超然灑脫,甚至無視凡塵權貴,只求順從心意。

    “老夫還在迷戀塵世,小友便已超脫塵世,這份心境自愧不如。”星云子錯開身子,揮手道:“請!”

    君常笑暗道:“這就贏了?”

    隨便抄個先輩的詩詞,就讓四層地獄的主犯認輸,實在有點意外啊。

    “承讓!”

    君常笑頗有風度的拱手,然后邁步走向通往五層地獄的傳送陣。

    如果后面BOSS都是文斗而非武斗,那該多好呀。

    “你想多了。”

    系統道:“以文入道的強者終歸少之又少。”

    就在君常笑來到傳送陣前,星云子依舊立在原地,仔細評鑒宣紙上所寫的每一個字,每一個筆畫,時而陷入思索,時而好似恍悟。

    ……

    五層地獄。

    君常笑從流光閃爍的陣法內走出來。

    和前幾次沒什么區別,已經有大批囚犯前來‘歡迎’了,他們其中雖然也有等級不算太高的,但整體實力明顯比前幾層強。

    “小子。”

    囚犯的最后面,一名袒露上半身的中年人躺在地上,咧嘴笑道:“下來是要和老子拼酒嗎?”

    他身邊擺放著很多空酒壇,整張臉都通紅,可見喝了不少,甚至說話都禿嚕嘴了。

    而且。

    君常笑發現圍在周圍的囚犯,身上散發濃郁酒味,有的搖搖晃晃都快站不穩,于是心里嘀咕道:“幾個菜啊,喝成這樣?”

    “給你兩個選擇。”

    中年人打了個酒嗝,伸出三個手指頭道:“要么和老子拼酒,要么跪下來喊爺。”

    君常笑問道:“怎么拼酒?”

    “刷!”

    四十壇沒開封的酒飛來,整齊排列在一起。

    中年人飄然飛來,然后躺在上面,一只手撐著腦袋,笑道:“你我一人一半,誰喝完還能站得住,就算誰贏。”

    “……”

    君常笑心里嘀咕道:“這是要以酒代武,早知道把阿牛帶來了。”

    狗剩恐怕不知道,此刻在萬古宗內,李青陽等人正在滿宗門尋找夜星辰,因為后者一口氣喝了好幾碗醉生夢死。

    “啊啊!”

    靈獸峰內,傳來紫嶙妖王怒然咆哮聲,然后就看到已醉到不省人事的裴阿牛被丟了下來。

    “贏了有什么好處么?”君常笑問道。

    中年人道:“你既然敢從四層地獄來到五層地獄,就說明對實力很自信,如果贏了我,便認你做老大。”

    君常笑眼睛亮起來。

    先是一筆代武,如今又以酒代武,完全不需要打斗,這樣就可以很好的保存靈能,去應付后續的監獄BOSS了!

    “當然。”

    中年人打了哈欠,指向黑暗處蜷縮成團的囚犯,道:“如果你輸了,就會和他一樣,成為老子的專屬沙包。”

    君常笑靈念彌漫過去,發現那人實力還行,但身上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看來平日沒少被欺負。

    “好。”

    狗剩道:“拼酒!”

    喝酒方面,君常笑雖然不是特別在行,但如果以靈能將酒精逼出體外,完全可以做到千杯不醉!

    ……

    五層地獄的中心區域,有一個大圓桌子,上面不僅擺放數十壇酒,就連下面也有不少。

    君常笑和中年人分別坐在東西兩個方位,彼此相隔幾米。

    數千名囚犯圍在四周,顯然打算做吃瓜群眾。

    “我說……”

    君常笑無語道:“好歹來碟花生米啊!”

    中年人道:“真正的酒道高手,不需要下酒菜。”

    “……”

    君常笑服了。

    “小子。”

    中年人將一壇酒推過去,道:“老子準許你將酒逼出體外,如果喝完后還能站起來,那便算你贏!”

    君常笑暗道:“這酒絕不簡單!”

    “小友……”突然,耳邊響起傳音之術:“擺在你面前的名為醉仙酒,只要喝入體內,便無法被逼出來!”

    君常笑面無表情,但事實上已得知,說話之人是蜷縮在暗處的那可憐蟲。

    “無法逼出?”

    狗剩暗道:“難怪會這么自信。”

    “啪!”

    說話間,將泥封拍開。

    濃郁的酒香頓時傳出過來,君常笑嗅了一口,贊道:“好酒!”

    “哈哈哈!”

    中年人大笑道:“看來是同道中人!”

    “我先干了!”

    君常笑先是站起身,單手抓在酒口上,將其高高舉起,美酒頓時呈瀑布狀流淌出來。

    中年人有點懵。

    遠處的囚犯們也傻眼了。

    連仙人都扛不住的酒,他竟然直接舉起來暢飲,不怕瞬間上頭,然后如爛泥般躺在地上嗎?

    “還是太年輕啊!”

    “如果他知道老大的醉仙酒有多強,就絕不會這么肆無忌憚的喝起來了。”

    “不行,聞到這酒香味,我快受不了了!”

    五層地獄的主犯極其喜歡喝酒,而且喜歡和別人喝酒,所以久而久之,其他囚犯全成酒鬼。

    “咕嘟,咕嘟!”

    君常笑仍在仰首暢飲,酒進入體內后,頓時擴散開來,然后融入血液和經脈中,并向思維識海發起沖擊!

    “啪!”

    中年人不甘于人后,拍掉身邊酒壇的封泥,然后舉起來大喝。

    “咕嘟咕嘟!”

    “咕嘟咕嘟!”

    兩人全呈站立狀,彼此一只腳踩在椅子上瘋狂暢飲。

    “啪!”

    君常笑先行喝完一壇酒,手法嫻熟的打開另一壇,再次舉起來暢飲。

    囚犯們張開嘴。

    喝完一壇醉仙酒后面不改色,這家伙酒量行啊!

    “啪!”

    “啪!”

    君常笑陸續喝光一壇壇醉仙酒,整個過程沒絲毫停頓,甚至連酒嗝都沒打。

    “嘭!”

    又過去一段時間,狗剩將空酒壇砸在桌子上,抹去嘴角酒漬,笑道:“我喝完了。”

    身前身后,十九個空酒壇隨意排列!

    “……”

    中年人放下剛喝一半的酒壇,臉上表情有點精彩,畢竟那家伙喝了二十壇,自己才喝十壇,單單從速度看就已經落了下乘。

    “小子。”

    他咧嘴笑道:“光喝完不行,還得能站住。”

    “沒問題。”

    君常笑雙手抱在一起。

    從臉色和語調,完全看不出喝酒了。

    中年人心中不禁嘀咕道:“莫非……他可以化解進入體內的醉仙酒?”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