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1143章 不錯,我們來自上界

第1143章 不錯,我們來自上界

    恢復神志的君常笑已經虛了,以至于被別人揪起來都沒力氣去反抗。

    主要是被暴戾之氣支配,瘋狂轟擊封印大陣三天所致。

    白羅剎和黑羅剎這哥倆也好不到哪兒去。

    出場被狂虐一頓,然后又穩大陣三天,此刻也是臉色蒼白,虛弱至極,不過倒也能正常走動。

    這是誤會?聽他解釋?

    不聽不聽,王八念經!

    白羅剎現在就一個念頭,把先前受到的折磨全還回去!

    別看自己現在狀態非常差,但虐一個比自己還虛的家伙,肯定沒任何問題!

    然而。

    想虐君常笑,得問玫瑰女皇同意不。

    很抱歉,人家不僅不同意,還將紅蓮妖月刀祭出,架在白羅剎脖頸上。

    冷厲眼神中透發一股‘你若動他,我就殺你’的氣勢!

    “……”

    白羅剎臉上表情精彩起來。

    為了殘卷,施展乾坤逆轉**來到凡塵位面,本以為可以和黑大傻橫行無忌,結果剛來就被狂虐,現在又遭一個女流之輩脅迫!

    “刷!”

    他松開了手,拍掉君常笑肩上的塵土,笑道:“這么俊俏的小伙子,我怎么舍得虐的呢。”

    慫都慫的這么有理由,不愧是高手高高手。

    君常笑太虛了,被松開后難以支撐身體,如爛泥般癱下去。

    玫瑰女皇一把將他接住,溫柔道:“你今后若廢了,我養你一輩子。”

    “……”

    君常笑很想咆哮,但身體狀況已不允許,甚至強烈倦意涌上心頭,腦袋一歪昏了過去。

    ……

    一場驚天動地的戰斗徹底宣告結束,但強勢威能帶來的破壞,永遠難以恢復。

    比如,原本完整的魂族大陸,被打出好出去好幾塊,它們漂洋過海很遠,與母體遙遙相望。

    最慘的還是君常笑和帥字男交戰區域。

    空間坍塌極其嚴重,地面也是有一處處凹坑,不經歷漫長歲月,很難恢復原狀。

    唯一慶幸的是。

    因距離魂族活動區非常遠,所以沒造成生靈涂炭。

    然而,這一戰后,大陸四分五裂,靈氣方面下降嚴重,居住環境比以前更加惡劣了。

    回到皇宮的玫瑰女皇,聽取來自各地的回報,每每坐在寢宮里都是眉頭緊鎖,唉聲嘆氣。

    雖然和君常笑合體將那個帥字男打跑,但大陸遭此大難,只會讓族人的生活愈發艱難,身為位面掌權者,如何不揪心和操心呢。

    將手里的奏折放下,玫瑰女皇回頭看向躺在床上昏迷兩天的君常笑,以側臉輕輕靠在他那帶有心臟跳動的胸前,低聲道:“夫君,我該怎么辦?”

    好在狗剩昏了,不然肯定一把將她推出去,道:“大家都是神仙,不要再騷擾我了行不行?”

    ……

    這次石像之力帶來的副作用比以往要猛,君常笑足足昏迷了五天才蘇醒過來。

    玫瑰女皇一直在寢宮寸步不離照顧他,早朝不上了,奏折也不批了。

    “你笑什么?”

    “我在笑,你又回來了。”

    “別以為我回來是為了幫你,我其實是在幫我自己。”

    “無論什么原因,我都要謝謝你,謝謝你拯救了魂族大陸。”

    “……”

    為了和這女人保持一定距離,剛稍有恢復的君常笑努力站起來,拖著虛弱身體走出寢宮,然后坐在外面的小亭子里。

    玫瑰女皇站在寢宮窗前,臉上浮現小女人才有的微笑,癡癡道來:“我夫君,好帥呀。”

    完了。

    魂族女皇淪陷了。

    感情的由來,不是因為君常笑突然殺來保護她,而是建立在兩人從一開始相遇,然后在慢慢接觸升華。

    “我現在狀態,多久可以恢復。”

    坐在小亭內的君常笑,心煩意亂問道。

    系統道:“大概需要一年半載。”

    “……”

    君常笑皺眉道:“那臉上刻帥字的家伙,或許還會再來,我得趕快返回星隕大陸。”

    系統道:“就宿主先前把他虐一頓的程度來看,至少得養很長時間才能痊愈。”

    “當真?”

    “摸著自己的良心說,我什么時候騙過宿主!”

    “那倒沒有。”

    系統雖然時刻都在推銷,但給予君常笑的幫助還是挺大的,而且,還要天天承受被打臉風險。

    這種不強制宿主去做什么事情,關鍵時刻又能挺身而出,除了偶爾吐槽一下的系統,簡直良心到不能再良心了。

    “那家伙縱然不會殺過來,我也得盡快調好傷勢才行。”

    君常笑打算動用時空秘境來抵消虛弱期,但距離上次進去滿一個月還差幾天,所以只能等了。

    “對了。”

    “被我揍的那兩人什么來路?”

    “應該是路過的吧。”

    確切說,黑白羅剎是來看熱鬧的,結果熱鬧沒看成,反而被……不提了,傷心。

    君常笑托著下巴道:“以我當時喪失理性的狀態,把他們倆虐了一個時辰,竟然還能布置陣法和我打消耗,實力絕不簡單。”

    “何止不簡單。”

    系統道:“我看非常恐怖!”

    君常笑不記得先前事情,它全程目睹,兩個人被摁在地上使勁摩擦,結果屁事沒有,簡直就是妖怪!

    “他倆人呢?”

    “被玫瑰女皇關在地牢了。”

    君常笑前往地牢。

    剛走進去,就看到高規格牢房里,黑白羅剎盤坐而立,周身被一重重鎖鏈束縛。

    哪怕修為被壓制了,以他們實力也能輕易破開,但因為維穩封印大陣,此刻還處于虛弱狀態,所以只能乖乖做囚犯。

    “可惜了。”

    君常笑暗道:“沒關在我萬古宗地牢,不然趙豆豆又有獄友了。”

    “二位。”

    坐下來,道:“實在抱歉,我真不是故意的!”

    這兩人實力很強,渴望人才的君常笑希望能冰釋前嫌與之結好,如果可以忽悠到宗門來就更好不過了。

    “哼!”

    黑羅剎冷哼了一聲。

    白羅剎怒道:“小子,若非某些原因,我倆捏死你和捏死螞蟻一樣輕松。”

    “二位一看就是雄姿偉岸、德高望重的強者。”君常笑拱手道:“自然也是宰相肚里能撐船,就別和君某一般見識了。”

    黑白羅剎差點吐血。

    你丫黑化的時候,可是往死里虐我們。

    若非來自上界,有凡人沒有的強橫肉身,恐怕早就死千百回了!

    “二位。”

    君常笑問道:“來自何方?”

    “小子。”

    白羅剎冷冷道:“不要問我們來自何方,因為說出來能嚇死你。”

    “嚇死我?”君常笑撓撓頭,笑道:“實不相瞞,君某從小就是被嚇大的,除非……你們來自上界。”

    “不錯。”

    白羅剎傲然道:“我們來自上界。”

    嘎!

    氣氛瞬間凝固。

    君常笑臉上表情精彩起來,旋即‘噗嗤’的笑出聲,然后努力憋住,可根本憋不住,最后一發不可收的‘哈哈哈’大笑起來。

    上界?

    他咋那么逗呢,他咋那么扯呢!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