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925章 新獄友
    我叫戴律,正置身于從出場就記恨上的宗門里,還被一群弟子當猴子圍觀,現在心里慌得一比,請問該怎么辦,在線等,很急!

    李飛踩著快樂足球,笑道:“宗主,這是新來的師弟嗎?”

    能被宗主親自帶回來,肯定有真本領,肯定耐踢。

    “有點眼熟。”

    “好像在什么地方見過!”

    “我也覺著!”

    龍子陽和楊玉華等人議論著。

    戴律傷勢雖然挺重,不過還有思維,還能聽到眾人議論,差點沒忍住一口血噴出來。

    自己當年好歹也是圣泉宗弟子,曾和你們宗門里的夜星辰戰斗過來,難道就這么沒存在感么?

    “宗主,他是佛修嗎?”柳婉詩問道。

    小丫頭有這個判斷,源于戴律一頭草原綠頭發全被吸塵器吸走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頭。

    現在的綠巾哥,已然變成了光頭哥。

    如果加入萬古宗成為一名弟子,從各種武道設施上受益,真的就是我變禿了,也變強了。

    李青陽道:“宗主,他傷得很重,要不要先救治一下?”

    “不用。”

    君常笑稍作考慮,道:“先關進牢里。”

    雖然強行將戴律給帶回來,但如果不是心甘情愿加入萬古宗,肯定也不會強迫。

    某些事情上,君狗剩很有原則,很有講究。

    ……

    “狂狼是一種態度,狂狼是不被約束,狂狼狂狼……”牢房里,趙豆豆悠閑自得的哼著歌。

    作為萬古宗鐵打的頭號囚犯,雖然很少出去過,但每天可以聽到演武場傳來的動感音律,久而久之便學會了。

    被關押這么久,能用來解悶的就剩下唱歌了。

    “嘎吱!”

    倏然,牢門打開。

    趙豆豆急忙閉上嘴巴,下意識縮在角落里。

    現在并非飯點,門既然被打開,只有一個可能……新獄友要來了!

    果不其然!

    蕭罪己抓著戴律走過來,然后將其安置在板床上,扭頭走出去。

    趙豆豆并沒第一時間靠過去,而是仍然警惕的縮在角落里,暗道:“能被關在萬古宗,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這哥們修為雖然普通,但獄友不是妖王就是半圣,最次還是貌美如花的九毒宮宮主。

    出獄后,絕對能在人前吹大半輩子。

    大約過了幾分鐘。

    趙豆豆發現那家伙始終躺著,從呼吸頻率來看似乎傷得不輕,于是這才靠過去,確定真受傷了,便放心大膽坐在板床上,道:“朋友,怎么進來的?”

    “……”戴律不語。

    他現在傷勢非常重,經脈全部損壞。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無論如何用意念去驅動,都無法激發吞噬之力,那自稱魂的家伙也消失不見了。

    沒了。

    全沒了。

    平躺在床上的戴律眼淚止不住流淌下來。

    這些年,仇恨是支撐他的動力,吞噬之力是讓他無限變強的根本,如今失去了,豈不又被打回原形!

    “老天!”

    戴律在心中悲痛嘶吼道:“你為何要這么對我!”

    “怎么還哭了呢?”趙豆豆搖了搖頭,安慰道:“朋友,人這一生大起大落很正常,既然淪為階下囚,能做的就是用平常心去對待,你看我,被關了幾年,還不快樂活著。”

    “來。”

    “跟我大聲唱,狂狼是一種態度,狂狼在起起伏伏!”

    “……”

    戴律暗道:“這家伙是不是神經病!”

    ……

    頭號囚犯趙豆豆自九毒宮宮主后,終于又迎來了一個新獄友,不過也看得出來,對方好像有點悲觀,所以為了不讓他傷心欲絕,自暴自棄,有時間就坐在旁邊灌雞湯。

    “我剛被關進來時有一死了之的念頭,可后來想明白了,如果人死了,不就什么也沒了?所以要活著,哪怕沒尊嚴活著!”

    “人這一生沒有一帆風順,不經歷大風大浪,怎么能成為真正的男人呢。”

    “一花凋零荒蕪不了整個春天,一次挫折也荒蕪不了整個人生,當你跌入谷底時,不要絕望,抬起頭,你會看見一片燦爛的星空!”

    “……”

    在心靈雞湯言語安慰下,戴律傷勢每天都在好轉,如果旁邊有塊磚頭,肯定直接拿起來乎過去,讓他丫閉上聒噪的嘴巴。

    ……

    書房內。

    君常笑融入了天元鎮魂塔內。

    “主人。”

    正拿著小皮鞭盡情抽打雷劫之力的二丫停下來,笑道:“您怎么來了呀?”

    “給你送囚犯。”

    君常笑一邊說,一邊將吸塵器取出。

    “囚犯?”

    二丫眼睛頓時亮起來。

    “咻!”

    除塵器打開,一團綠色屬性就像被封印許久的魔鬼,瘋狂朝外面逃竄,結果狠狠撞在空間壁壘被彈了回來。

    “咦!”

    二丫頗為詫異道:“好暴躁的屬性呀。”

    “能不能凈化?”君常笑道。

    “啪!”

    二丫一甩皮鞭狠狠抽在綠色屬性上,使對方瞬間人形化,陰森森笑道:“只要被收入天元鎮魂塔,就沒我二丫凈化不了的……”

    “主人!”

    她瞪著大眼睛道:“這家伙不是能量屬性,是有思維體系的生靈呀!”

    “不錯。”君常笑道。

    “哇!”

    二丫驚訝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類似屬性的生命體呢!”

    “可……可惡……”魂化作人形態,捂著被抽打的手臂,怒然說道:“君常笑,你最好趕快將本主放了,否則……”

    “咻!咻!”

    話沒說完,一條條紅繩突然竄過來,先從腳腕到雙腿,直至束縛全身后,便呈‘U’字形被吊在了半空。

    二丫走了過來,道:“我的地盤,你別囂張。”

    說著,舉起性感小皮鞭就要進行瘋狂抽打,卻被君常笑先一步攔下,道:“你如果配合的回答一些問題,本座可以考慮放了你。”

    “哼!”

    魂冷然一笑道:“本主什么都不知道!”

    想套話?不存在!

    “夠爺們。”

    君常笑向二丫行了一個眼色,道:“好好招待一番。”

    “是的,主人!”

    二丫早就等不及了,小臉頓時魔鬼化,然后舉起皮鞭開始瘋狂鞭打。

    “說不說!”

    啪啪啪!

    “說不說!”

    啪啪啪!

    “啊啊啊——————”

    在鞭抽打下,魂傳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躲在角落里人形化的雷罰之力,無不嚇得瑟瑟發抖,這種被鞭打的滋味,它們有著深刻體會。

    鎮魂鞭蘊含鞭打靈魂深處的作用,所以無論生靈還是屬性,根本扛不住。

    “還不說?”

    二丫手里拿出點燃的蠟燭,然后直接懟過去。

    “滋滋滋!”

    “啊啊啊啊————————”

    “說不說!”

    “啊啊————”

    “說不……”

    魂被折磨的終于扛不住,神色猙獰的咆哮道:“他沒問,我說什么!!”

    “對耶。”

    二丫將蠟燭收回來,道:“主人,你好像還沒問呢。”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