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683章 渡難
    那眉清目秀的僧人走出黑龍邪宗所在山林。

    他并沒將魔修出現的事情告訴南荒州宗門勢力,因為降妖除魔還得親自來。

    “刷!”

    一只白絨絨的小貓竄過來,落在他肩膀上,道:“我們去什么地方?”

    能說人話?

    莫非是一頭堪比武王的靈獸?

    非也。

    小家伙實力不過低品層次,開口說人話,因為本身就有這功能。

    說人語至少擁有靈獸,但變異兇獸可以提前開啟靈智。

    通靈貓就是其中之一。

    這種類似寵物的小家伙,實力不并不強,甚至可以用戰五渣形容,但出生沒多久便可和人類正常交流。

    上天給了它可愛外表以及說話權利,自然也就剝奪了戰斗力。

    當然。

    通靈貓最大優點在于嗅覺極其發達。

    “咦?”

    立在僧人肩膀上的小家伙,輕輕嗅了嗅,詫異道:“你身上有魔氣,莫非山林里出現過魔修?”

    鼻子是真靈。

    “你在外面,沒嗅到魔氣?”僧人道。

    “沒有。”

    通靈貓頭道。

    “可能不是從這里出入。”

    僧人帶它圍著山林轉了一圈,結果還是毫無收獲。

    “奇怪。”

    通靈貓納悶道:“明明有魔氣,怎么附近沒任何蛛絲馬跡?難不成那家伙飛走了?”

    僧人道:“對方魔氣很重,實力可能已經達到皇級。”

    “嘖嘖。”

    通靈貓道:“這個級別魔修不是你能對付的,何必自討沒趣去尋找他。”

    “因為。”

    僧人目光堅定道:“這是貧僧的責任。”

    “好吧。”

    通靈貓撓了撓臉道:“你是一個合格的佛修,不過太執念于舍己渡人,遲早有一天會死在魔修手中。”

    “阿彌陀佛。”

    僧人雙手合十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

    通靈貓道:“接下來干什么?”

    “找。”

    “去那找?”

    “星隕大陸。”

    “等你長發及腰,都未必找得到。”

    僧人不語,邁步而行。

    “咦?那家伙穿著袈裟,莫非是佛門武修?”

    “萬載前的正魔之戰,佛門損失大量頂尖強者,后來逐漸衰敗,沒想到有人走這條路。”

    “奇怪,那家伙怎么有頭發,不應該剃光頭?”

    “不會是冒牌貨吧?”

    僧人停下來,轉身朝遠處武者咆哮道:“貧僧是帶發修行!帶發修行!帶發修行!”

    “呼呼——————”

    聲音中蘊含某種力量,與空間產生共鳴,瞬間形成極強穿透力,震得數百丈外的武者氣血翻滾。

    一名中年人驚道:“大音獅吼功!”

    “阿彌陀佛。”

    僧人將情緒控制下來,歉意道:“貧僧失禮了。”

    刷!

    一揮袖瀟灑離開。

    ……

    是夜。

    僧人盤坐在山洞里,手持佛珠,默默念著經文。

    萬載前。

    屠魔令發布后,身先士卒的便是佛門武修。

    那戰打下來,雖將魔帝滅掉,但佛門強者元氣大傷,出現嚴重斷層,時至今日已鮮有佛修出現。

    此人能是一名佛修,倒也難能可貴。

    “啊哈——”

    通靈貓趴在旁邊打了個哈欠。

    它和這和尚認識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每天睡覺前都要念經,早就習以為常。

    僧人法號渡難。

    據他說,是一個老和尚起的,寓意幫眾生渡過劫難的意思。

    渡難無門無派,一介散修。

    他在成為佛修以后,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修煉佛法,以及去度化邪魔外道,讓他們重返正途,不再為禍世間。

    通靈貓跟著渡難,可謂吃了上頓沒下頓,日子過的非常慘。

    但是。

    感情培養出來了。

    所以不會離他而去,一路相依為命,居無定所。

    念經結束,渡難睜開眼睛道:“聽說華陽郡邪派很多,明天我們去西南陽州。”

    他不僅要對付魔修,還要去對付邪修。

    這幾年,栽在這名佛修手里的邪派武者,已經不計其數。

    當然。

    得罪的人多了,肯定會被聯合起來追殺。

    所以渡難出現在南荒州,并非游歷,而是來避難的。

    “好吧。”

    通靈貓道:“希望華陽郡沒什么高手,不然我們又要抱頭鼠竄了。”

    “沒事。”

    渡難道:“華陽郡不過八等郡,那里的邪修肯定不會太強。”

    “希望如此吧。”

    通靈貓嘴上這么說,心里嘀咕道:“上次他說騰云郡等級很低,結果還不是被強者追殺了半個月,差點去極樂之地見佛祖!”

    翌日。

    天氣爽朗。

    渡難帶著通靈貓沿著山路,一路向西南陽州的華陽郡行去。

    ……

    萬古宗。

    君常笑翻閱著李青陽從黑龍邪宗寶庫收集的一本本泛黃古籍。

    其中,有一種名為嗜血**的心法秘籍。

    “你怎么看?”

    君常笑將這本書丟給了五絕邪圣,他在瀏覽稍許后,道:“這應該是一本魔道心法。”

    “以攝取別人精血來修煉,實在天理不容,如果曾經的魔修都如此極端,被滅也是理所當然。”君常笑道。

    五絕邪圣搖頭道:“這不過極少數,據我所知,當年魔帝雖修魔門武技,為人卻光明磊落。”

    “是嗎?”

    一個魔修光明磊落,讓君常笑很意外。

    他將嗜血**收回,并沒放置功法閣讓弟子修煉的打算,畢竟以攝取別人精血來修煉,實在過殘忍。

    繼續翻閱其他古籍。

    上面記載的也多為數千年前事情。

    君常笑看的格外仔細,希望從中找到從魔帝宗分出去的那批魔門余孽。

    最近,戴面具的神秘武者并沒出現過,但他肯定不會忘記,只要找到蛛絲馬跡并確定位置,肯定要打擊報復!

    等著被別人找麻煩,不是君常笑的風格,但凡有機會,就要化被動為主動!

    而這修煉魔修心法的邪宗,也許就會有記載也說不定。

    還真找到了!

    一本出自黑龍邪宗首任宗主的手記上,寫道:“數千年前,吾曾在黑山崖尋得一處洞府,從中獲得嗜血**,這或和當年魔帝宗分離出去的魔門強者有關。”

    雖只有寥寥幾段字,卻是這段時間,搜集有關那批魔門余孽唯一得到的線索!

    君常笑道:“黑山崖你知道嗎?”

    “黑山崖?”

    五絕邪圣凝重道:“這是萬載前正魔兩道廝殺的第二戰場,如今早就被封閉,成為了星隕大陸禁地之一。”

    “不能進?”君常笑道。

    五絕邪圣道:“進可以進,但里面留存魔氣太強,很容易走火入魔。”

    “在什么地方?”君常笑道。

    五絕邪圣稍作沉默,道:“在中尊州。”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