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656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二更】

第656章 敬酒不吃吃罰酒【二更】

    “走吧。”

    君常笑打了一個響指,帶弟子返回宗門。

    路上,熟練的拉開系統商城,考慮自己該買什么商品呢?

    目前來看。

    境界提升到皇級,又多了不少武器、丹藥,真沒什么明確性硬需求。

    不過。

    溢出的貢獻值24小時后會清零,沒需求也得創造需求。

    君常笑暗道:“改造后的難收之刀無法解封,等于還是沒任何底牌,可以考慮買一張乾坤之符以備不時之需。”

    哪怕境界提升上來,終歸還得需要靠譜底牌在關鍵時刻保命。

    激增修為的乾坤之符,無疑非常適合。

    至于長達一年的副作用,有時空秘境在根本不成問題。

    決定了!

    “叮!宿主消費10000點貢獻值,獲得乾坤之符×1,已輸送到空間戒指內。”

    “叮!宗門貢獻值:23743/20000。”

    買過之后,君常笑看了看商品,發現上面有小字注解,內容為——此物限購兩張。

    對于這種限購,他已經看開,不僅內心毫無波瀾,反而還有點想笑。

    “剩下幾千點貢獻值,就從中階商城里買吧。”

    君宗主養成了一個毛病,必須存夠足夠多的貢獻值,心里才會踏實下來。

    正是這種習慣,得以在極寒宮太長老殺來時,有足夠貢獻值去買乾坤之符,否則又怎么能將其降服,去打掃宗門院落呢。

    “叮!叮!”

    一陣繁瑣提示聲響起。

    君宗主拿捏非常好,將多出來的3000多點貢獻值全用掉。

    買的什么?

    有AK47,有AWM狙擊槍,還有各種層次資質液。

    槍械這里物品,隨著等級越高,已經很難體現出價值來,但主要便宜又可以配備給狼騎堂。

    到時候,狼騎兵騎颶風狼持AK47,在戰場殺來殺去,畫面肯定美如畫!

    “唳——————”

    魔嶺黑鷹的鳴叫聲,在東昊州蒼穹響徹。

    “嗷嗚!”

    “嗷嗚!”

    萬古宗弟子騎著颶風狼奔馳在這片大地上,時而排成人字形,時而排成一字型,十分得瑟。

    ……

    “嗯?”

    剛駛離東昊州地階,君常笑突然命魔嶺黑鷹停下,眉頭緊皺的看向遠處陰暗山林。

    緊隨其后的弟子紛紛駐足。

    “宗主。”

    李青陽道:“怎么停下來了?”

    “前面林子有人。”

    有人?

    極寒宮太長老靈念釋放,果然發現林子內有一群身穿黑袍的武者,目光頓時泛起詫異。

    那里至少有七八百遠。

    他竟然能窺探到,靈念延伸距離也太夸張了吧?

    身為半步武圣的極寒宮太長老,靈念可以輕輕松松延伸千里之外,平日里趕路什么的自然也會縮小到數百里。

    這個距離,哪怕巔峰武王也比不上呢。

    如今,相隔七八百里遠的山林,君常笑就能提前窺探到,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那山林遍布兇獸,也許有傭兵在獵殺兇獸呢。”甄德俊道。

    “不。”

    君常笑道:“他們在等人。”

    “等誰?”

    “等我們。”

    甄德俊滿臉迷茫。

    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誰會等我們?

    “呼呼——————————”

    就在此時,數道流光從黑暗林子飛過來,然后懸在半空,呈現出六名頭戴詭異面具的武修。

    李青陽等人不認識。

    但是,蕭罪己和夜星辰卻認識。

    因為當年剛從西北賀州王城挑戰出來,就被四名帶同樣面具的武皇給追殺了。

    從透發氣息看,六人在修為上明顯要比之前的強。

    尤其立在最前面的面具人,氣息非常渾厚,仿佛與天地融為一體,不是巔峰武皇,就是半步武圣!

    “君宗主。”

    沙啞蒼老聲音從面具里傳出:“我家主人想見你,可否有興趣陪老夫去一趟?”

    君常笑道:“本座急著返回宗門,沒興趣陪你去。”

    在西北賀州差點擄走我弟子,這筆帳還沒算,竟然再敢出現,是覺著自己寬宏大量,不計前嫌?

    面具人道:“君宗主,今天來請你,去也得去,不去得去。”

    很霸道,很囂張!

    刷!刷!刷!

    就在此時,藏身在遠處山林的大批黑衣武者騎著風系兇獸疾馳而來。

    人數足有上千,全帶著詭異面具。

    “吼!”

    “吼!”

    怒吼聲彼此起伏響起。

    片刻功夫,這群面具武者飛掠而來,將萬古宗數百名弟子包圍起來,透發的陰邪氣息匯聚一起,讓人不寒而栗!

    “好怕怕。”

    蘇小沫佯裝害怕道。

    李飛和田七等人咧嘴笑了起來。

    縱觀萬古宗弟子,哪怕被這么多兇神惡煞的面具武者包圍,非但不懼怕,反而透發出強烈戰意。

    前往百合圣宗,很多人沒出戰,憋著一股子勁。

    如今,突然竄出來一群來者不善的武修,自然可以痛快發泄出來!

    “君宗主。”

    那為首的面具人沉聲道:“如果不想讓弟子有任何傷亡,最好還是隨老夫前往吧。”

    這意思。

    不配合就動手呢。

    “你們是什么人?”君常笑摸了摸鼻子道。

    他可以馬上命令弟子放開手戰起來,但必須問清楚,這些帶面具的家伙到底是不是暗宗的勢力!

    那人道:“隨老夫去見了主人,你就知道我們是什么人了。”

    “不說。”

    君常笑聳聳肩道:“本座自然不會去。”

    “君宗主。”

    那面具人聲音冷聲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長老!”

    站在旁邊的一人道:“這小子擺明不想去,干脆直接動手吧!”

    另外幾名面具人贊同,雙手已匯聚靈能。

    “這天下間的酒本座都喝過,就是沒喝過罰酒,今天倒想嘗嘗。”君常笑笑道。

    這話真賤。

    那為首的面具人揚起手,淡淡道:“既然如此,老夫就讓君宗主嘗一嘗這罰酒的味道!”

    刷!

    刷!

    千名騎著兇獸的黑衣面具人,紛紛縱身而起,要么祭出兵器,要么匯聚靈能殺過去。

    這些人實力非常強勁,平均修為全在巔峰武宗層次。

    而且。

    其中還有數十名王級!

    能派出這種力量,實難想象所在勢力有多強!

    “刷!”

    君常笑目光冷厲道:“格殺勿論!”

    “鏘!”

    “鏘!”

    早就躍躍欲試的萬古宗弟子紛紛祭出兵器,目光炙熱迎上來襲的面具人。

    呼呼——————

    一時間,這片蒼穹間,瞬間彌漫出強勢殺意。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