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515章 劍武雙王的怒意

第515章 劍武雙王的怒意

    拜訪過認證總館后,君常笑帶柳婉詩返回客棧。

    翌日。

    距離廚藝大比,還有三天。

    一開始,柳婉詩本來打算在客棧認真研究中華食譜,為即將到來的比賽做準備,卻被君常笑喊了出來。

    “掌門。”

    走在大街上,看掌門去的不是學府,也不是去認證館,便不解道:“我們去那里啊?”

    “歐陽家。”君常笑道。

    柳婉詩急忙勸道:“掌門,還是算了吧。”

    雖然在歐陽家受了不少委屈,但她不想去揚眉吐氣,只希望永遠不再和這家族有任何牽扯。

    小丫頭可以忍下來,君常笑忍不了。

    在雜貨鋪和歐陽家嫡系偶遇,都能被罵野種,這他媽欺人太甚!

    “君掌門是要去歐陽家?”

    “有熱鬧看了!”

    “走,走,我們跟上去。”

    路人從君常笑行徑路線,判斷出他這是要去‘拜訪’歐陽家,于是乎急忙忙跟上去。

    片刻功夫。

    尾隨在君掌門后面的武修就有數千人,都快排成一字長龍了。

    “院長。”

    天諭學府,副院長釋放著靈念,嘴角微抽道:“那家伙要去找歐陽家的麻煩了!”

    “年輕人么。”

    司徒浩云波瀾不驚道:“難免血氣方剛。”

    副院長無語。

    昨天剛把人家嫡系和長老打一頓,今天又去家族找麻煩,這何止血氣方剛!

    身在認證總館的易天行,也捕捉到了君掌門的動向,無奈搖頭道:“這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兒。”

    ……

    君常笑的一舉一動,不僅被兩大組織留意著,也被城內各大家族留意著,當他行向歐陽家,頓時引起了極大關注。

    “嘖嘖。”

    某家族家主道:“歐陽家惹上劍武雙王,這怕是很棘手呢。”

    “家主,此事也給了我們一個警鐘,嫡系在外行事,務必要低調,萬不可惹事生非。”一名長老凝重道。

    “有道理。”家主贊同道。

    在眾人明里暗里注視下,君常笑帶著柳婉詩大搖大擺停在了歐陽家的府邸前。

    不愧是王城里的家族,門面很恢宏大氣!

    “嘎吱!”

    府門打開,幾名氣息渾厚的老者邁步走出。

    其中一名年齡略大的老者,臉色陰沉道:“君掌門,來我歐陽家做甚?”

    這些都是歐陽家有實權的長老,驚得柳婉詩怯怯躲在掌門后面。

    “丫頭。”

    君常笑道:“有本座在,別害怕。”

    “嗯……”

    柳婉詩應了一聲,心境漸漸平穩下來,膽子也放大了。

    君常笑淡淡道:“你們歐陽家嫡系,昨天在雜貨鋪羞辱我派弟子,本座今天特來討一個公道。”

    “……”

    幾名歐陽家長老臉色異常難看。

    “君掌門。”

    那身份較高的長老沉聲道:“昨天的事情老夫已獲知,嫡系的確有錯在先,但人也被你打了,再來討公道,未免太欺人太甚了吧!”

    “更何況。”

    看向身后的柳婉詩,淡淡道:“此女還是我歐陽家的人,君掌門帶她來討公道,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吧?”

    這話說的很完美,換做別人肯定接不下來,但君掌門卻道:“我弟子是你歐陽家之人,本座才特意帶她來討公道。”

    遠處的武修嘴角微抽。

    原來,那女孩還是歐陽家的人呢。

    和同族發生點矛盾,也是人家的家務事,你一個外人跟著亂摻和什么!

    歐陽家幾名長老目光泛起怒火。

    君常笑道:“你們家族有些嫡系,曾經沒少欺負過我這個寶貝弟子,讓他們全出來,在大庭廣眾下挨個鞠躬道歉。”

    大庭廣眾之下鞠躬道歉,這個要求非常過分!

    “君常笑!”

    一名脾氣暴躁的長老怒道:“真把我歐陽家當成軟柿子,可以隨意揉捏嗎!”

    “可以這么認為。”君常笑道。

    “你……”

    歐陽家長老怒不可遏。

    “不爽?”

    君常笑瞇著眼睛,笑道:“可以向本座發起挑戰呀。”

    歐陽家長老們臉色巨難看。

    如果這囂張的鐵骨派掌門不是劍武雙王,他們肯定早就受不了發起挑戰,來捍衛家族的榮譽了!

    “真狂啊!”

    “人不猖狂,枉少年。”

    遠處武者議論起來。

    歐陽家雖然在王城算不上頂尖的大家族,但好歹也有名望,君掌門如此囂張跋扈挑釁,簡直不可理喻。

    如果這些武者了解柳婉詩過去,在歐陽家受的委屈,就不會認為,君常笑做的過分了。

    被打一頓只是痛在心上。

    被有血緣關系的親人,整天張口閉口野種,痛的是在心上!

    君掌門能想到,柳婉詩在歐陽家,被同族圍著喊‘野種’的畫面,也能想到她一個人無助縮在角落里哭泣的一幕。

    我鐵骨錚錚派弟子,生來是被本座捧在手心疼愛的,不是讓你們拿來羞辱,找優越感的!

    今天。

    歐陽家的場子,老子砸定了,耶穌也救不了!

    呼呼——————

    呼呼呼——————————

    一時間,君常笑武王、劍武氣勢爆發而出,匯聚兩股狂暴之力,卷動著狂風向四周擴散。

    嗡!嗡!嗡!

    劍意彌漫區域,武修腰間佩劍劇烈顫抖,仿佛隨時有脫鞘而飛的可能!

    “歐陽家聽好了。”

    君常笑目光冷厲的喝道:“曾欺負過柳婉詩的,都給本座趕快滾出來!”

    在劍武兩種力量烘托之下,端的是霸氣無比!

    歐陽家幾名武王級長老,承受劍武雙重力量肆擾,無不驚得臉色大變。

    歐陽家內外院,曾羞辱過柳婉詩的嫡系,目光泛起駭然,甚至在感受到冷厲之勢,嚇得都快癱坐在地了。

    來自劍武雙王的怒意,豈是他們這些武徒、武師所能抗衡的!

    “這氣勢好恐怖啊!”

    站在遠處看熱鬧的諸多武修,雖然沒有承受來自劍武雙王之力的壓迫,但也驚得神色駭然。

    那一刻。

    他們毫不懷疑,如果昨天在坊市,君掌門敢這么肆無忌憚爆發,絕對可以將金銀護法他們虐的死去活來!

    “劍武雙王,果然非同凡響!”

    立身在天諭學府大樓上的司徒浩云驚嘆道。

    副院長則崩潰道:“他如此肆無忌憚的爆發,治安堂的人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啊。”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