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72章 貝戔的心理陰影

第72章 貝戔的心理陰影

    第四輪,第六場。

    蕭罪己走上比斗臺,尚未站穩身子,貝戔便笑道:“呦呦,蕭大天才可以啊,竟然能接連擊敗三個參賽者。”

    聽到‘呦呦’兩個字,君常笑怒火更勝。

    恨不得沖過去,一腳把他踢上天,架起重型機槍瘋狂掃射一頓。

    “你沒有。”系統不合時宜道。

    君常笑癱在椅子上,心中嗷嚎道:“想想也不行啊!”

    蕭罪己不語,握著拳頭,目光冷厲的暗道:“掌門說過,要狠狠揍他,這次我不會手軟。”

    “呦呦。”

    貝戔咧了咧嘴道:“眼神好嚇人啊,還以為自己是五年前那不可一世的天才?”

    “不對,不對。”

    他改口道:“你縱然是五年前的天才,我貝戔也已不再是五年前那個被揍的弱者了。”

    說到‘被揍’兩個字,他目光中閃爍怒意,可見小時候被打出了心理陰影,至今不曾忘記分毫。

    “開始!”裁判道。

    “呼呼!”

    貝戔揚起手,一簇火焰在掌心呈現,陰森笑道:“蕭罪己,你終歸不過是血肉之軀,能抵得過火焰么?”

    “御火術!”

    “沒想到貝戔還是一名火系武者!”

    “蕭罪己肉身雖強,但在火系屬性下,肯定不堪一擊。”

    眾人紛紛驚訝的議論著。

    星隕大陸武者能領悟火靈、水靈之類的特殊屬性,也算非常稀有了。

    本來和爛草似的蕭家嫡系,看到貝戔召喚出火焰,齊刷刷的聽起身子,就好似‘活’了一樣!

    “哈哈哈,火焰之下,肉身再強也會被灼傷!”

    “哼,沒有靈力,不能形成靈力護體,肉身強如武徒,也只是一個挨打的廢物。”

    “好期待,貝戔等會兒把他燒的滿臺子亂跑。”

    蕭家和貝家有過節,這些蕭家嫡系卻樂意看到蕭罪己被貝戔虐,心理已經扭曲到極致了。

    何止他們。

    蕭家幾名長老也紛紛笑了起來。

    大長老靠在椅子上,目光中的怒火和殺意淡化不少,畢竟那廢物馬上要被擊敗,何必去在意呢。

    “火系武者么?”

    君常笑不屑于顧,畢竟擁有極品火種玲瓏火。

    蕭罪己也沒看在眼里。

    貝戔沒從他目光中捕捉到自己想要的驚懼,頓時怒火升起,并揮手將火焰打過去。

    “嘭!”

    蕭罪己邁步而來,右拳揮出,直接打在火焰上,將其擊成一道道火苗,并泯滅于虛空中。

    拳頭,一點事兒沒有!

    “什么!”

    觀戰臺上很多武者,被驚得站了起來。

    那可是火焰靈力啊!

    不說傷害力,光炙熱溫度,用拳頭去硬抗也會被灼傷!

    他呢?

    不僅破之,還沒任何損傷!

    “難以置信,難以置信!”一名強者驚道。

    旁邊一名中年人神色凝重道:“莫非此子肉身強度,已經達到了水火不侵的地步?”

    這時候,必須給蕭家長老、嫡系們一個鏡頭特寫,因為他們現在的表情又呈吃翔狀了啊啊。

    君常笑淡淡道:“就那點火焰強度,還想傷我弟子?可笑至極。”

    火焰可以焚燒一切,但當肉身強到達到極致,沒有足夠的溫度,也不過撓癢而已。

    “厲害,厲害!”

    大紅門長老豎起大拇指。

    沒有靈力加持,以純粹肉身之拳破掉火焰靈力,不佩服都不行。

    “怎么可能”自以為可以用火焰虐蕭罪己的貝戔,目睹火球被破掉,人也呆若木雞了。

    “刷!”

    恰在這時,拳風傳來。

    當他回過神下意識要躲,卻已經來不及,只聽‘嘭’一聲,腹部遭受重擊,眼睛凸出,痛苦的彎下腰。

    蕭罪己得手后,左拳呈鉤狀轟上來,直接狠狠擊在貝戔下巴上,整個人頓時離地而起。

    兩拳,很重!

    “噗通!”貝戔跌落在地,臉色猙獰,強烈痛苦在體內蔓延,呼吸都變得艱難了。

    一名強者驚道:“那兩拳力量,少說在兩千斤以上!”

    “我的天!”

    “沒任何靈力加持,單靠肉身就打出兩千斤,這是多么的不可思議!”

    “肉身爆發力量,往往和防御呈正比,難怪火焰難以傷他!”

    當蕭罪己不再刻意隱瞞,當真正動起狠手,諸多強者對他的爆發力也有了全面認知。

    “可可惡!”貝戔強忍著疼痛站起來,然后‘嘭’一拳被打在臉上,彎著身子踉蹌后退。

    蕭罪己一步步跟上來,以手肘轟在他背上,但聽‘噗通’一聲倒栽地上。

    果斷的二連擊,讓觀戰武者嘴角抽搐,并為貝戔感到了痛!

    “啪。”蕭罪己騎在他背上,拽著頭發,冷冷道:“還記得小時候,我怎么揍你的嗎?”

    貝戔記得。

    就是這樣被騎著,在大街上狠狠揍自己。

    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活在痛苦中,并埋下了心理陰影的種子。

    蕭罪己目光冷森道:“當年你欺負女孩,被我揍的嗷嗷大哭,如今我什么都沒了,一樣可以把你虐哭。”

    “刷!”

    掄起了拳頭。

    這一幕和曾經極其相似!

    貝戔脆弱的心靈頓時瓦解,哭著求饒道:“別別別打我!”

    一個動作,就讓他觸及記憶,好似回到被揍前。

    這就是心理陰影,面積還很大

    “轟!轟!”

    蕭罪己一拳、一拳、一拳砸下去,力勁一次次攀升,片刻功夫,賤公子被打的滿臉是血,腦袋也腫如豬頭。

    他媽,他爸絕對認不出來了。

    蕭罪己抓著貝戔一只腳,把他拉到比斗場邊緣,然后隨手丟下去。

    “舒服。”

    君常笑靠在椅背上,臉上掛著微笑。

    但是,槍口始終瞄向蕭家大長老,怕他壓不住怒火殺出去。

    “第四輪第六場,勝者蕭罪己!”裁判聲音響起,觀戰臺上站起來的武者坐下,目光泛著深深地震驚。

    掌握火系靈力的貝戔,都被他擊敗了,這絕對是比武開始前不曾想過的事情!

    “第四輪第七場,秦明對戰蕭林葉!”

    下一場比斗緊接著開始。

    蕭林葉走向比斗臺,與蕭罪己擦肩而過時,低聲笑道:“堂哥,沒了靈力和修為還這么強,真讓弟弟刮目相看。”

    蕭罪己沒理他,邁步走入了勝者區。

    頂著三大強族之姓光環的蕭林葉,沒多久戰勝了秦明,來到勝者區笑道:“堂哥下一輪的對手是我。”

    蕭罪己閉目養神。

    比斗仍然在繼續進行中,后出場的李青陽等人,均不費吹灰之力擊敗對手,挺進各戰區四強。

    君常笑攤攤手,無奈的道:“太簡單了。”

    來的時候,他還想著每個弟子的戰斗,艱難程度怕要兩三章內容量才能形容,結果卻是——速戰速決。

    大紅門長老生無可戀的癱在椅子上,因為門派唯一獨苗被田七擊敗,徹底宣告全軍覆沒。

    http://a,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