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65章 有人羞辱你師弟,該怎么做?

第65章 有人羞辱你師弟,該怎么做?

    君常笑帶著弟子,提前結束魔鬼訓練前往歷陽城。

    主要也是想給他們休息的時間,把狀態調整好,來面對接下來的門派比武。

    “芊芊。”

    路上,君常笑道:“這幾天,見你一直在陣法修煉,實力提升的怎么樣了?”

    陸芊芊淡淡道:“還行。”

    習慣了這女人的冷漠,君常笑不再自討沒趣,看向始終低頭跟隨的蕭罪己。

    這家伙一定在想著去了歷陽城,如何面對城內人,如何面對可能隨時遇到的蕭家人。

    “罪己。”

    君常笑走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男人,就應該勇于面對一切。”

    “嗯。”

    蕭罪己深呼一口氣,漆黑眸子閃爍堅定。

    幾人一路而行,終在黃昏來臨的時候,來到了歷陽城的城門前。

    只是,還沒走進去,出出入入的武者便投來目光,鎖定在蕭罪己身上。

    “這不是是蕭家的廢物么!”

    “他真來參加門派比武了啊!”

    “我還以為是謠傳,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嘖嘖,沒了靈根,沒了修為,這樣的廢物也敢來參賽,就不怕被虐的死去活來嗎?”

    聽到眾人的嘲笑和私下議論,蕭罪己握著拳頭,頭也漸漸低了下來。

    “小沐。”君常笑道。

    蘇小沫道:“在!”

    君常笑指著剛才說廢物的兩名武者,道:“有人羞辱你師弟,該怎么做?”

    蘇小沫會意,猶如脫兔般竄過去,半路凌空而起,一腳將左邊武者踹飛出去。

    “刷!”

    身子轉了圈,腳尖一點再次竄出,一個掃腿直接掃在另一名武者的臉上。

    “噗通!噗通!”

    同一時間,兩名被揍的武者齊齊倒地。

    一沖、一停、再一沖,不同的時間出手,同時放倒兩個人,可謂干凈利索,毫不拖泥帶水!

    蘇小沫平穩落地,拍拍手道:“師弟如兄弟,羞辱他,就是在羞辱我。”

    “不錯。”君常笑滿意道。

    李青陽小聲道:“掌門,這里是歷陽城,動手有點不妥吧?”

    君常笑道:“不在城里,動手又不犯法。”

    “有道理。”李青陽道。

    自己怎么就沒考慮到?早知道先一步出手了。

    被踹飛出去的兩名武者,捂著印有腳印的臉站起,雖然滿目怒火,卻敢怒不敢言。

    他們是城里人,但沒什么勢力,嘴賤肯定要付出代價。

    君常笑掃了二人一眼,淡淡道:“再敢背后羞辱我鐵骨派弟子,本座會讓你們看不到明天的太陽。”

    一揮袖,帶弟子進城。

    路上,蕭罪己緊握的拳頭漸漸松開,道:“掌門,師兄,謝謝。”

    蘇小沫靠過來,將手搭在他肩上,咧嘴笑道:“都是同門,說謝謝可就見外了。”

    蕭罪己一笑。

    自被報名參加門派比武后,這是他第一次露出笑容,笑的很燦爛。

    歷陽城的人,看不起自己無所謂,我有掌門,我有一眾師兄,他們從沒嫌棄過我,這就足夠了

    穿過陰暗的城門,當陽光呈現在視野內,蕭罪己身上那種好似與生俱來的頹廢,和心中的陰霾弱化了不少。

    “剛才那個頭不高的少年身法好快!”

    “出手的時候,根本沒動用靈力,不應該這么快啊!”

    “那人是鐵骨派弟子?”

    “依我看,有可能是門派里最頂尖的弟子吧。”

    “會不會是青陽城第一天才?”

    “對呀,青陽城的天才加入了鐵骨派,如果是他的話,倒也可以理解。”

    君常笑帶弟子進城,城門口的武者則紛紛熱議起來,并將蘇小沫錯認為是李青陽。

    “青陽城第一天才?”

    從官路趕來的一群人中,穿灰色長衫的少年笑道:“希望比賽時能遇到。”

    旁邊的老者道:“赫兒,剛才那小子身法矯健,實力必然不凡,在門派比武相遇,莫要輕敵大意。”

    “知道了,知道了。”叫赫兒的少年不耐煩應了一聲。

    “長老,那鐵骨派不過只有一個李青陽,敢派弟子參賽,這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啊。”一名少年打趣道。

    老者比較謹慎,沉聲道:“敢來參加門派比武,必有能耐,你們如果遇到剛才那小子,也一定要萬分認真。”

    “是。”

    幾名弟子道。

    然而,這些人并不知道,個頭不高的叫蘇小沫,不是青陽城第一天才。

    門派比武在后天舉行,君常笑帶五名弟子先找客棧落腳,但行在街道上,因蕭罪己緣故,招來不少目光。

    廢物,蕭家嫡系等字眼,時常掛在議論之人嘴邊上,有的武者眼中還帶有強烈的不屑和鄙夷。

    “罪己。”

    君常笑道:“不要在意他們的眼光,因為這不過是一群跟風狗,等見識到你的實力,便會搖著尾巴過來跪舔。”

    君常笑語氣堅定道:“掌門,我會用實力來讓他們跪舔。”

    “掌門,師弟,你們不要侮辱狗!”蘇小沫道。

    君常笑道:“狗狗看家護院,又忠心耿耿,是我們人類的好朋友,的確不該侮辱。”

    背后議論的武者聞言,目光頓時泛起怒火。

    蘇小沫掃了他們一眼,笑道:“掌門,弟子最喜歡有些人看不慣我,又干不掉我,那種好像吃了蒼蠅的樣子了。”

    君常笑道:“應該是吃了翔。”

    “翔?”

    蘇小沫真的不懂。

    李青陽也不懂,但從掌門語氣中,判斷‘翔’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君常笑和蘇小沫一唱一和,把那些口口聲聲說蕭罪己廢物的武者們氣得火冒三丈,奈何城池有規定不能私自打斗。

    得虧有規定,不然以君大掌門脾氣,早就帶弟子動手打人了。

    很快,一行人停在一家客棧前,剛準備進去,后邊傳來‘呦呦’聲音,只看一名錦衣男子在仆人簇擁下走來。

    “貝戔!”

    蕭罪己目光陰沉下來。

    “貝戔?”君常笑嘴角抽搐道:“組起來不就是賤么,這名字和先前艾家的艾奏有一拼。”

    叫貝戔的錦衣少年大搖大擺走來,道:“呦呦,這不是青陽郡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么?幾年沒見,更加其氣宇軒昂了。”

    “掌門,我們進去吧。”李青陽懶得理他。

    貝戔則道:“呦呦,老熟人見面,不聊兩句就走嗎?”

    蘇小沫撓撓頭,道:“掌門,這人一直呦呦個不停,是不是有病?”

    君常笑道:“或許吧。”

    說著,帶五名弟子走入客棧,外面的貝戔又‘呦呦’道:“蕭大天才,本公子也參加門派比武了,屆時若能相遇,定要好好切磋一番呀。”

    “那人是誰?”君常笑道。

    蕭罪己道:“城內貝家的嫡系,五年前在光天化之下調戲女孩,被我揍了一頓。”

    君常笑摸了摸鼻子,道:“聽到那放屁似的口頭禪就煩,門派比武如果遇到,給本座往死里虐,虐的他爹媽都讓不出來。”

    “是!”

    http://a,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