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萬古最強宗 > 第62章 請把‘蕭家嫡系’去掉

第62章 請把‘蕭家嫡系’去掉

    當君常笑說出門派后,周圍武者紛紛側目悄聲議論,言語間盡是鄙視。

    這很正常。

    每屆門派比武,參加的都是八流以上門派,一個九流門派不自量力來報名,實在有點匪夷所思。

    “哎。”

    君常笑嘆了一口氣。

    他不認為自己天生有嘲諷臉,而是星隕大陸信奉的以武為尊太殘酷。

    曾經世界的古代,人還分三六九等呢。

    仆人、奴隸往往被視為賤民,出入大場合肯定會被有身份的噴死。

    鐵骨派雖是一個門派,但只有九流,在宗門林立的世界里和賤民沒太大區別。

    等著吧。

    我會讓我的門派,成為星隕大陸最耀眼的存在,讓眾生都來頂禮膜拜。

    君常笑不在意世俗眼光,但會努力朝更強的路而行。

    執筆中年人淡淡道:“門派比武雖然沒限定級別,但報名者必須是門派高層,你一個弟子來搗什么亂?”

    “啪。”

    君常笑將掌門大印摁在桌上白紙上,道:“鐵骨錚錚派掌門,君常笑。”

    他表現的很傲然。

    別人可以看不起自己,自己不能看不起自己。

    中年人看了一眼紙張上的印記,不冷不淡道:“原來是君掌門,失敬失敬。”

    “他就是在青陽城指點蒼山派長老的鐵骨派掌門?”

    “沒想到這么年輕。”

    “聽說,他的修為不過開脈四五段,在恩怨臺斬了開脈十二段的靈泉宗長老一只手臂!”

    “我也聽說了,總感覺是謠傳。”

    “一個開脈四五段,怎么可能重創開脈十二段。”

    百宗招募上發生的事情,歷陽城武者也聽說了,但沒親眼目睹,所以僅僅當作傳聞來看待。

    君常笑沒去理會眾人,而是道:“既然沒規定九流門派不能參賽,你發什么呆,趕快問,趕快填表啊,坐這里是來當大爺喝茶的嗎?”

    執筆中年人的臉頓時拉下來,但職責在身,還是強壓怒火道:“參賽弟子幾人?”

    “五人。”

    “名字,年齡。”

    “陸芊芊十六歲,李青陽十七歲,蘇小沫十六歲,田七十八歲,蕭罪己十七歲。”

    執筆中年人神色愕然,道:“最后一個是誰?”

    “蕭罪己。”君常笑重復道。

    “蕭罪己?”

    站在遠處的一名武者,笑道:“不會是被蕭家驅逐的廢物吧?”

    “刷!”

    君常笑轉過頭來,目光冷森道:“你再說一遍試試?”

    眼神非常冷厲,那名武者與之對視,頓時收住笑容并向后退幾步,背后汗毛都豎了起來!

    中年人淡淡道:“曾經的蕭家嫡系蕭罪己?”

    “請把‘蕭家嫡系’去掉,本座的弟子一點都不稀罕。”君常笑道。

    曾經的天才,為家族帶來了無數榮譽,卻因為修為倒退,在十二歲那年被驅逐出去,這樣的家族,君常笑都替蕭罪己不值得,也只能用兩個字形容——我呸。

    中年人明白了,將幾人名字填上,丟來五個竹牌,道:“比武當天,務必讓弟子帶身份腰牌趕到會場,否則視為棄權。”

    君常笑收走竹牌轉身離去。

    但是,停在剛才那名武者面前,陰森森道:“再敢說本座的弟子是廢物,下次我會讓你”

    “啊吼!”

    這貨突然怪叫一聲,直接把對方嚇得跌坐下來。

    “切。”

    君常笑不屑道:“這都被嚇倒了,還好意思說別人是廢物么。”

    “可惡!”

    那名武者羞憤不已,卻沒膽量沖上去,一來城內禁止打斗,二來,這小子眼神實在有點可怕。

    君常笑離開了。

    但剛走了沒多久,報名會場上武者便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那家伙說的蕭罪己,一定是蕭家蕭罪己,看來,那廢物被驅逐以后加入了鐵骨派。”

    “如果天資和修為還在,別說四五流,哪怕二三流的宗門都會搶著要,可惜如今只能在九流門派混吃等死。”

    “也不知蕭家聽說被驅逐的嫡系,加入了比家族還低的門派,會做何感想呢?”

    歷陽城,蕭家,也算幾百年的老家族了,論起綜合實力和產業,比青陽城李家強太多。

    這日,蕭家大長老氣沖沖走入大廳。

    坐在上首位的蕭家家主,將茶杯放下,笑道:“大長老,怎么了這是?”

    大長老怒然道:“我剛從外面聽到消息,被驅逐出去的廢物,加入鐵骨派,還報名參加了門派比武。”

    “哦?”

    蕭家家主頗為意外。

    大長老氣得都快拍桌子了,道:“我蕭家在歷陽城立足兩百多年,論起底蘊,完全不弱于八流門派,那廢物加入九流門派,不就是在故意丟我蕭家臉面么?”

    蕭家家主喝了一口茶,道:“已經驅逐出去,就算淪為乞丐,也和我蕭家毫無瓜葛,無須考慮那么多。”

    “話是這么說。”

    “但但城里一些居心叵測的家族,故意擴散消息,就想讓全城人看我們蕭家笑話!”

    “我早就建議家主,賜那廢物毒酒一杯,讓他去地下和他父母團聚,家主偏偏只是將其驅逐出去!”

    從大長老言語間不難看出,怒火全發泄在了蕭罪己身上。

    蕭家家主放下茶杯,手指轉動著扳指,笑道:“想讓一個廢物死,還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依我看,大長老沒必要大動肝火。”

    蕭家內院。

    “你們聽說沒,蕭罪己那廢物加入鐵骨派,還報名參加了門派比武,幾天后會來歷陽城。”

    “不是吧,沒靈根,沒修為還敢來歷陽城?”

    “幾個堂哥所在的門派也參加了,會不會和那廢物遇上?”

    “此次參加比武的門派弟子好像很多,堂哥們想和那廢物遇上,我看有點困難。”

    “不管怎么說,比武開始當天一定要去看看,幾年沒見那廢物了,還真有一點點想念呢。”

    “哈哈哈,是想再欺負他吧?”

    蕭家年輕一輩弟子,聚集在一起討論著蕭罪己,眼中盡是不屑和鄙夷。

    殊不知,他們口口聲聲所說的廢物,此刻正在鐵骨錚錚派訓練房,接受著最為殘酷的肌肉淬煉。

    資質不夠?努力來湊!

    “變強,變強!”

    深夜來臨,蕭罪己一邊運轉易筋經,一邊瘋狂轟擊力量測試機,額頭汗珠和拳上鮮血一起滴落下來。

    君常笑躺在大殿的房頂上,聽到訓練房傳來輕微拳聲,呢喃道:“把曾經受過的屈辱,遭受的折磨,全在門派比武那天發泄出去吧。”

    http://a,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