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第一卷 番二177:我很喜歡你,想做你女朋友(3更)

《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第一卷 番二177:我很喜歡你,想做你女朋友(3更)

    段一言開著車,可此時也是京城晚高峰時段,他家距離顧淵所在公寓不算近,他讓助理盯著段一諾車子定位,又給顧淵打電話。

    可結果也是關機。

    “關機?”段一言抓緊方向盤,一想到自家妹妹方才那略帶哭腔的聲音,八成也是沒聯系到人。

    這蠢丫頭不會站在寒風里等著吧!

    段一諾平素很機靈,有時卻又很死心眼,這顧淵好端端的,關機干嘛!

    **

    段一諾此時已經在門口等了一個多小時,她手中還提著一份甜品,此時站在他家門口,腿有些麻,身子也涼透了。

    中途特意下樓找了顧淵的車子,看到車子在,又想起他胳膊受傷,車子很久沒碰了。

    她還給顧淵幾個朋友打了電話,相熟的幾個已經轉了場子去唱歌,都說聯系不到顧淵。

    “淵哥一直都這樣的,聯系不到很正常。”幾人似乎是習慣了,說話語氣也渾不在意,“他一個大男人,到京城都這么多年了,不可能出事的。”

    段一諾猶豫著,站在電梯口,猶豫著要不要離開。

    她按了幾次下樓鍵,電梯來回停了幾次,她都沒進去,就在她決定離開時,電梯上升,停在了她所處的樓層。

    電梯內站著她等了一晚上的人。

    那張臉,如常的鋒利淡漠,似乎有點時間沒理頭發,墨發遮了小半眉眼,被風吹得有些亂,身上寒意料峭。

    漆黑如墨的眸子,沉默得看著她,漂亮得讓人心顫。

    顧淵看了她一眼,“你怎么在這里?”

    段一諾心臟揪著,心底情緒翻涌,只覺得心底酸澀著,她真的追了顧淵幾個月,可能是太喜歡,有時候就連情緒都藏著,生怕打擾到了他。

    她沒開口,因為視線落在了他手中的保溫桶上,粉色的,上面還有卡通貼紙,他脖子上胡亂地繞著一條紅色圍巾,這明顯都是女生用的東西。

    一瞬間,就好似心口被人開了一槍。

    破了個口子……

    這公寓樓里分明無風,卻覺得身子都被寒風貫穿,內心洶涌,卻咬牙說不出半個字。

    顧淵走出電梯,看著她垂頭不說話,略微蹙眉,“有事?”

    “你手臂的針線都拆完了?”

    她攥著甜品包裝盒,指甲掐進肉里。

    生生的疼。

    “嗯。”顧淵話不多,氣氛瞬間就涼透了。

    他直接走到門口,摸出鑰匙,聽到吱呀得開門聲,段一諾才忽然回過神,轉身朝他走去,靠近,“顧淵。”

    “嗯。”

    “今天老師找我有事,白天都在忙論文,我去餐廳找你了,他們說你走了,我才過來等你。”她心底亂七八糟,都沒敢看他眼睛,“你是不是……”

    “不想理我了?”

    顧淵緊盯著她,“你今天騙了我。”

    拆針線的事,是早就約好的,昨晚還核定過,嚴格說,的確是段一諾騙了他。

    “老師臨時打電話,我也沒辦法。”段一諾平素是任性了些,尊師重道還是知道的,老師要見她,她不可能讓老師配合自己時間。

    “嗯。”顧淵語氣仍舊很淡。

    “那這個給你。”兩人關系沒到那個地步,段一諾就是想問他去哪兒都說不出口,只是抬手把甜品遞給了他。

    “謝謝。”

    顧淵隨手接了,順手放進了玄關處的柜子上,抬手繞開脖子上的圍巾,段一諾盯著圍巾,這不像是商場賣的那些,手工痕跡明顯,大抵是女孩子織的。

    他解下圍巾,還抬手翻折好,分外仔細。

    顧淵這種人,除非是心甘情愿,若不然,沒人能逼他做什么,他是在外面有人了?

    段一諾心情一直很復雜,雖說就算他有女朋友,沒結婚,誰都有機會,可她就是再喜歡,也不會對有女朋友的人下手。

    “還有事?”顧淵那語氣不知怎么,忽然有點急躁。

    段一諾點頭,“有事。”

    “說吧。”顧淵看了眼腕表。

    “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顧淵蹙眉,她這唱得又是哪一出?他看了眼電梯,確定某人還沒上來,又垂眸看著矮于胸前的小姑娘,“我沒女朋友,自己開車來的?”

    他一會兒看腕表,一會兒催她回家,這些舉動落在段一諾眼底,就好像厭惡了她,催她離開,思量著他還沒女朋友,干脆今晚就一不做不二休。

    反正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思,伸頭一刀縮頭一刀,總要給自己這段時間的付出一個交代。

    “我沒法開車,給你找個代駕……”顧淵低頭詢問,可是面前的人,卻忽然抬頭看著她。

    四目相對,她眼眶隱有紅色,“顧淵,我很喜歡你。”

    顧淵心底一緊,臉上卻沒什么神情。

    “我想做你女朋友。”

    她說得干脆果決。

    而此時電梯“叮——”一聲,似乎有人到了,可段一諾滿心滿眼都是自己告白的事,哪里還管什么有人來,吸了口氣,膽子大了些,踮著腳,就伸手抱住了他。

    她身上很冰,尤其是手指,無意從他后頸擦過,惹得他后背都僵了。

    只有呼出的氣息,熱意明顯。

    他感覺得到段一諾很緊張,可他也沒什么和異性接觸的經驗,忽然被人抱了個滿懷,也不知該怎么辦。

    錯愕、詫異、震驚……

    卻有一種難以形容得暖意忽然就充斥了整個心頭。

    段一諾很緊張,怕他忽然就抬手就把自己給推開了,其實抱他,她都不記得是什么感覺了,持續兩秒,就悻悻然得松開手,咬唇等他回復。

    顧淵心底被撞得一團亂,他想做的事很多……

    想抱她,甚至想彎腰親親她。

    可是不遠處……

    一個男人正斜倚在墻邊,好整以暇的看著他,見他久不說話,嘆了口氣!

    “顧小二,你到底有什么用,人家妹妹都主動表白了,你傻愣著干嘛!拒絕還是接受,你給個痛快話啊!”

    段一諾原先心地緊張,就像是吹起的氣球,此時被人一針扎破!

    “嘭——”整個人都炸了,梗著脖子扭頭,就瞧著一個男人站在離她兩米遠的地方。

    他眉眼和顧淵不像,可是鼻子嘴巴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他手中提著一個便利袋,上面還寫著某藥房的名字,顯然是因為買藥耽擱了時間。

    這個人該不會是……

    顧淵略微俯低身子,靠在她耳側,輕聲說了句,“那是我哥。”

    他聲音仍舊清清淡淡,好似在說什么無關緊要的人。

    哥?

    段一諾傻了,一想到自己方才做了什么,整個人像是煮熟的蝦子,臉都漲紅了。

    渾身半點涼意沒有,熱得簡直要暈死過去了。

    顧淵一直獨居,別說家人了,就是看他和家里人打電話都少見,據他朋友說,他來北漂,家里不同意,所以關系一直不好,逢年過節都很少回去。

    就是他的幾個朋友,都沒人見過他家里人長什么樣,只知道家境不錯,問他家干嘛的,是不是家里有礦,顧淵只說有礦,家里是“挖煤”的。

    段一諾怎么都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看到顧家的人。

    “哥……哥?”

    “嗯,親的。”不遠處那人著重強調,看著她的表情,促狹還透著一絲打量。

    這丫頭看著有點眼熟啊?應該不是什么明星吧。

    長得挺機靈的,怎么眼神不好使兒,看上他弟弟?顧淵前些日子不是說有了追求目標?這妹妹還送上門表白?這不是找虐嘛!

    段一諾簡直想以頭撞墻,直接暈死過去得了,長得這么像,一看就是知道是親的,真的不需要強調這個。

    她這一晚經歷了太多,從忐忑,到緊張,現在的心態徹底崩了!

    此時內心只有一個想法:我不告白了,我想回家!

    而段一言的車子也駛進了小區……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