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太荒吞天訣 > 第三十三章 礦脈危機

第三十三章 礦脈危機

    柳無邪定住腳步,目光落在松天豪身上:“說吧,什么消息!

    查證屬實,對徐家有幫助,他不介意幫助松家一把,沒有任何價值,轉身離開。

    “我收到消息,萬家跟田家秘密聯合,欲要奪取你們徐家的紫金礦脈,切斷你們的礦石供應,就算你們煉制出來含有靈性的兵器,沒有原材料,巧婦難做無米之炊!

    徐家煉制出來含有靈性兵器的消息,傳遍滄瀾城,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徐家煉器主材料,產自紫金礦脈,剛擺脫煉器問題,兵器坊重新回歸軌道,失去紫金礦脈,徐家重新陷入困境。

    “消息是否可靠?”

    一股恐怖的殺意,以柳無邪為中心,朝四周蔓延,站在不遠處松家十名長老,眼眸中露出一絲驚悚。

    這股氣息太可怕了,尤其是二長老,渾身顫抖,回想起剛才那一刀,心有余悸。

    “千真萬確,應該就在這幾天動手,他們從其他大城找來了強者,一舉霸占徐家紫金礦脈,你們提前防范,還有一線機會!

    松天豪肯定的回答,消息不真實,不敢說出來,就算柳無邪今天挽救了陣法堂,以后還需要他不斷完善陣法中樞。

    “我且相信你一次,你們立即準備布陣材料!

    不論真假,柳無邪先相信他一次,等結束這邊的事情,親自前往紫金礦脈,一查便知,如果松天豪欺騙自己,不介意毀滅整座陣法堂。

    “柳公子需要什么材料,這枚儲物袋中都有,盡管使用!

    松天豪解下腰間的儲物袋,扔到柳無邪手里,一枚低級儲物袋,價值五百萬金幣,松家不愧是財大氣粗,滄瀾城第一大家族。

    神識進入儲物袋,大概十平左右,里面堆積大量煉制陣法材料,身體化為一道流星,進入一座破敗的建筑。

    “你們留在這里,維持秩序,我隨柳公子進去!

    松天豪紛紛一句,所有長老動起來,維持陣法堂秩序,以免事態繼續擴大。

    大量的建筑還在倒塌,地下世界布置密密麻麻的陣法,大腿粗的橫梁砸下來,柳無邪施展七星步,輕松避開。

    兩人一前一后,已經進入陣法核心之地。

    盞茶時間,柳無邪停下來,在他面前,浮現一座超級大陣,無數齒輪在轉動,維持整個陣法堂運轉。

    一枚枚布陣材料,從柳無邪手中飛出,足足五十枚靈石,飛向四周。

    松天豪眼珠子差點瞪出來,這是什么操作手法,已經來不及思考,柳無邪身體掠向中樞,雙手結印,注入一道道印記,所有陣眼傳來咔咔的響聲。

    “這是這是陣法靈紋!”

    松天豪無法形容此刻的心情,懂得刻畫靈紋,松家不超過五人。

    柳無邪雕刻的這些陣法靈紋,高深莫測,松天豪看的云里霧里,從未接觸過這樣高深的東西,只能死記硬背,記住多少算多少。

    即將崩潰的陣法中樞,突然停止運轉,建筑不再倒塌,注入大量的陣法靈紋,先穩住中樞,修復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陣法中樞我暫時穩住了,想要徹底修復,需要大量的材料,我會列一份單子,你們盡快湊齊,這些陣法靈紋,最多堅持十天時間,十天后材料湊不齊,我也無能為力!

    將儲物袋還給松天豪,花費了五十多枚靈石,外加數百種陣法材料,僅僅維持十天而已。

    “多謝柳公子,我這就讓人準備!”

    松天豪徹底服氣了,今天沒有柳無邪在場,整個陣法堂,毀滅一空。

    “我們公平交易,我還有事,購買物品的材料清單,讓松陵到徐家來取,今天發生的事情,希望松家不要泄露出去,替我保密!

    化為一道流星,消失在原地,松天豪陷入沉默。

    走出陣法堂大門,聚集許多人,松家長老正在解釋,受傷的武者,他們會做出賠償,爭取將損失降到最低。

    回到徐家,岳父正在大殿跟藍執事商議,兵器坊重啟,每天需要大量的紫金礦石,短短幾日,運送礦石的隊伍,遭到好幾次襲擊,徐家損失慘重。

    “岳父!”

    踏入大殿,鞠了一躬,剛才他們的談話,悉數聽到,徐家的紫金礦脈果然出現問題。

    紫金礦脈在落日山脈深處,距離滄瀾城有三日路程,經過一座峽谷,徐家走了這么多年,很少遭遇過伏擊,偶爾會碰到不開眼的,對徐家傷害不是很大。

    短短兩日功夫,重傷十幾人,紫金礦石遭到掠奪,徐家最近還真是多事之秋。

    徐義林點了點頭,前幾天去了一趟柳無邪的院子,可以肯定,當時突破先天境造成的天地異象,正是他所為,對柳無邪的期待越來越高。

    “岳父,是不是紫金礦脈出現了一些問題?”

    柳無邪不確定的問道,松天豪的消息,十有**是真。

    “恩,有人暗中跟我們徐家作對,搶走我們的貨物,導致現在兵器坊沒有原材料,已經停止運作!

    沒有隱瞞,如實回答,消息很快就能傳遍滄瀾城,那些下訂單的商戶,人心惶惶,他們交了定金,當然不希望打水漂。

    “田家跟萬家做的?”

    滄瀾城除了他們兩家之外,其他小家族,不可能跟徐家開戰,兵器坊重啟,傷害最大的只有田家。

    田家挖走了徐家十幾名大師傅,投入大量金幣,舉族之力,打造五座兵器坊,正要準備上市,結果被徐家打得一個措手不及。

    萬家的斗獸場也差不多,爆出暗箱操作之后,斗獸場的生意一落千丈。

    “暫時還不確定,逃回來的侍衛描述,搶奪貨物是一群黑衣人,不像是滄瀾城高手!

    滄瀾城就這么大,大家知根知底,這就很奇怪了,徐家并未得罪其他人,為何要三番五次搶奪運送的隊伍。

    柳無邪摸了摸光滑的下巴,驗證了松天豪提供的消息,他們兩家從其他大城,雇傭了高手前來,暗中打擊徐家。

    “岳父,我們下一批隊伍,什么時候抵達!

    出言問道,兵器坊已經斷貨,再不運進來,下訂單的客戶,恐怕要退貨了。

    “明天,他們會經過峽谷,這幾次搶奪的地方,都在此處,我打算親自前往一趟,倒要瞧瞧是誰暗中截取我們徐家的貨!

    徐義林說完,身上流露出濃郁的殺氣,幾十年沒殺人,真以為他老了不成。

    “不可!”

    柳無邪突然打斷,阻止岳父離開徐家,正中了對方的調虎離山之計,一旦徐義林離開,滄瀾城無人坐鎮,田家會迅速霸占徐家的煉器房,侵奪徐家其它產業。

    “無邪,說說你的想法!

    經歷兵器坊的一幕,藍執事對柳無邪的態度大大改觀,目光一起看過來,想要聽聽柳無邪的意見。

    “此次事情,十有**是田家跟萬家所為,這些黑衣人,極有可能是他們從其它大城雇傭過來的殺手,目的不言而喻,搞垮我們徐家,這時候前往,必定中了他們聲東擊西的詭計,霸占我們徐家祖業!

    柳無邪說出自己的想法,萬家跟田家答應霍大師一月之內不殺他,可沒說不允許霸占徐家的祖業。

    祖宅被人霸占,徐家穩住礦脈,又有何用。

    徐義林眉頭微皺,他不是沒想到這些,失去礦脈,守住基業又能如何,只能坐吃山空。

    “無邪,你能想到這些,我很欣慰,事已至此,難道還有別的辦法嗎?”

    露出一絲欣慰,藍執事跟著嘆息,徐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關鍵時刻。

    “我親自去一趟,岳父留著鎮守徐家即可,以免田家暗中襲擊兵器坊!

    柳無邪往前一步,愿意前往紫金礦脈,調查真相。

    “無邪,你想前去?”

    徐義林露出一絲錯愕,往常的時候,柳無邪連徐家大門都懶得邁出去,落日山脈危險重重,他一個人前去太危險了。

    “藍執事,你先出去一下,順便關閉大門!”

    柳無邪知道岳父擔心什么,他獨自前往紫金礦脈,太危險了,如果徐凌雪在,可能會派她前往,徐家現在能調動的人太少了。

    藍執事站起來,朝徐義林看了一眼,點了點頭,轉身走出大殿,順手關閉大門,整個大殿變得靜悄悄的。

    “岳父,知道您擔心我前去會有危險,您全力對我出手,力量控制在低級洗靈境即可!

    柳無邪不愿意廢話,岳父對他的關心,他很清楚,不到萬不得已,不會讓他去涉險,是岳父一手將他養大,如今徐家遭遇生死存亡之際,豈能坐視不理。

    眼眸一縮,徐義林站起來。

    “無邪,你確定?”

    低級洗靈境,足以滅殺巔峰先天境,雖不清楚柳無邪真實境界,也想試一試,當日在斗獸場,傳言他一刀斬殺萬家十二名弟子,沒有親眼所見。

    “確定!”

    右手摁住短刀,一股凌厲之勢,彌漫整個大殿,徐義林渾身一震,這股氣息,讓他感覺到一絲壓力。

    不敢小覷,右手抬起,力量控制在低級洗靈境,真有危險,撤回力量即可,傷害不到柳無邪。

    “岳父,你要小心了!”

    短刀出鞘,一抹驚天寒芒,凌空碾壓,無情的刀氣,撕裂兩側桌椅,徐義林感覺自己的毛孔都炸開了,這一刀讓他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http://a,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