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威龍霸天 > 《威龍霸天》正文 第416章 昆叔的震驚

《威龍霸天》正文 第416章 昆叔的震驚

    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以及威逼利誘,林巖也進行了一番權衡之后,最終他只拿出了兩百枚筑基丹做為賠償玉靈子的“精神損失費”,令他與玉靈子的恩怨算是告一段落,哪怕只是暫時的休戰,但也對林巖十分有利,區區兩百枚筑基丹對他來說不痛不癢,根本不會有一點心痛。

    至于真罡化障丹,林巖想都沒有想過,他還沒有忘記梁銳還活著呢,這家伙絕對是他的死敵,如果拿出真罡化障丹,十有**會讓此賊得利,這是他絕對無法接受的。

    也好在靈秀宗方面并不知道他有真罡化障丹,而嵩祥瑞和多寶樓方面也沒有人傻乎乎的提及,使得這次事件比較順利的和平解決,否則玄青子絕對不會輕易罷休,肯定會狠狠的宰林巖一刀。

    別的不說,僅僅是蕭映雪,就令林巖沒有太多討價還價的空間。

    事情得到解決,林巖也不做停留,立刻離去,甚至沒有機會與蕭映雪告別,那是因為蕭映雪已經被靈秀宗的宗主雅仙子叫走。

    剛離開靈秀宗,嵩祥瑞就主動向季飛鴻發出了邀請,這可是天賜良機,能夠與多寶樓樓主建立交情,嵩祥瑞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林巖當然不會反對,而季飛鴻也欣然接受,一行人就前往了嵩月山莊。

    經過一番趕路,兩個時辰后眾人就到達了嵩月山莊。

    然而一到嵩月山莊時,林巖就得知金不換失蹤了,據楊七和梁悅萱說,就在他們三人離開靈秀宗時,不知為何忽然暈倒,甚至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就昏迷過去,醒來后,就發現金不換不見了,而且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這令林巖極其緊張不安,他也無法向金家交代。眾人也紛紛安慰他。

    季飛鴻說道:“林賢侄,此事雖然離奇,但沒必要如此不安,楊七和梁悅萱雖然昏迷,卻未受到任何傷害,由此可見,神秘人物并無惡意,或許只是看上了金不換的天賦,想收其為徒。”

    “季樓主所言極是!”嵩祥瑞連忙附和,“倘若對方真有不軌,完全可以將他們二人一同帶走或者直接滅口,但卻沒有,就說明只是想培養金公子,而卻不想暴露身份。”

    “希望如此吧!”林巖也只能往好的方向去想,因為他也認為季飛鴻和嵩祥瑞說的有幾分道理,就算要尋找金不換,也因為沒有任何線索,毫無頭緒,目前他也無能為力,只能以后再從長計議。

    接下來又與季飛鴻商談了一些進一步合作的事宜,林巖知道對方萬里迢迢跑來肯定是季芊翩和莆掌柜的主意,而且為了就是與自己進一步拉近關系,對此他并無反感。

    季飛鴻一開口就拋出了一枚震撼彈,他提出,希望林巖成為多寶樓的首席煉丹師,這一下令在座的眾人無不驚愕萬分,就連莆掌柜和季芊翩都始料未及!

    “季樓主,此話當真?”林巖一時都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

    “絕無虛言!”季飛鴻的語氣非常認真,其實這并不是他一時的頭腦發熱,而是經過深思熟慮才做出的決定,只是沒有來得及與莆掌柜和女兒商量。

    “我舉雙手同意!”季芊翩這時也大為贊成,然后又看向了林巖,“希望林公子不要拒絕,這也是我父親的誠意,同時也是對你的認可!”

    林巖一時有點詫異,也毫無準備,“這似乎有點太突然了!”

    “林賢侄,你不必擔憂什么,我多寶樓不會以此對你有任何限制,更不會約束你做任何事,你有完全的自由,而且你還因此能夠成為多寶樓的黃金級貴賓會員,能夠享受更多的特權,要知道,凡是多寶樓的黃金級貴賓,任何勢力要想對付時,都必須三思而行。”

    季飛鴻為了拉攏林巖可謂是不惜血本的加大籌碼,就連黃金級貴賓都毫不猶豫的送了出來,恐怕任何人都不會拒絕。

    而這一下,在場的眾人更加吃驚,黃金級貴賓,那可是多寶樓多年沒有新增了,除了極少數大宗門、大勢力以及各國皇室中的核心成員,其他人是根本沒有資格獲得的。

    就拿嵩祥瑞來說,以他嵩月山莊的地位和實力,他充其量只能獲得一個青銅級貴賓的資格,想要得到白銀級貴賓都非常困難。

    不過林巖卻有點為難,“常言道,無功不受祿,季樓主如此厚愛,在下實在是愧不敢當!”

    不是他不愿意接受,而是對方給予的太多,反而讓他感到壓力很大。

    這時梁豐瑧開口了,“公子,屬下倒認為季樓主是一片誠意,不應該拒絕,再說了以公子之能也受之無愧,而且今后我們也會經常與多寶樓合作,這對雙方都有好處。”

    “是啊,季樓主不遠萬里而來,肯定是看中了公子乃是人中之龍,而且如此誠意也令人感動,公子何須過于自謙!”梁阡陌也極力贊成。

    梁宏旭也非常支持,“這完全是公子應得的,也正好證明了公子的價值,而且有了多寶樓的黃金貴賓身份,今后誰還敢小看公子!”

    就連嵩祥瑞極為贊同,“季樓主也是慧眼獨具,誠意十足,而且對林公子而言又無任何負擔和壞處,以后更能增強你們的信任和合作,絕對是有百利而無一害,林公子豈能拒絕!”

    季芊翩也坐不住了,“林公子,別的不說,蕭小姐以后修煉也需要大量的資源,而很多珍貴無比的藥材除了我們多寶樓,其他地方很難得到,難道你就不為她著想么!”

    客觀的說,眾人的口才都很不錯,一番話也都說到了實處,也完全都是在為林巖著想,林巖自己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各位說的都對,我也并非要拒絕……”

    “那就這么說定了!”不等林巖多說,季飛鴻立刻借坡下驢,而他也對眾人剛才極力勸說林巖的舉動非常滿意,也毫不猶豫的表達了謝意,“也多謝諸位的美言,季某也以誠摯的熱情邀請諸位成為我多寶樓的白銀級貴賓!”

    他這么一說,林巖就更不好拒絕了,只能同意,否則就要承擔眾人失去多寶樓白銀級貴賓的責任。

    也不得不說,季飛鴻不愧是經驗老到的商人,能執掌多寶樓這么大的商業組織,不僅非常善于洞察人心,更擅長捕捉機會,由此也證明他是一個合格的掌舵者。

    至于嵩祥瑞以及梁阡陌和梁宏旭此刻無不大喜,嵩祥瑞就不說了,能獲得多寶樓的白銀級貴賓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而且也對嵩月山莊來說非常重要,以后能夠藉此機會提升嵩月山莊的財力和地位。

    皇室三老之中,以前只有梁豐瑧是玄丹境強者,自然有資格獲得白銀級貴賓,而梁阡陌和梁宏旭則由于不掌握清梁國的權柄,而且實力也未達到玄丹境,所以并沒有獲得多寶樓白銀級貴賓的資格,所以這一次能夠得到,都非常愉快。

    對他們來說,更重要的是有林巖這位黃金級貴賓幫襯,而且得以結識了季飛鴻這位多寶樓的樓主,以后與多寶樓打交道時,獲得的方便與待遇顯然不可同日而語。

    可以說,哪怕沒有林巖在,他們也都能代表林巖這位黃金級貴賓。

    之后眾人一團和氣的交流了很多,主要談的都是合作和商業利益方面的話題,尤其是嵩祥瑞尤為積極,愿意這樣或者那樣,目的自然是希望搭上多寶樓和林巖這兩大靠山。

    當然,他也十分清楚,嵩月山莊根本無法與多寶樓和林巖平起平坐,能夠拿出的籌碼也極其有限,不過他還是很有誠意,姿態放的也很低,令林巖和季飛鴻也都挑不出毛病。

    但林巖目前沒有什么需要嵩月山莊為自己做的,剩下就是多寶樓方面與嵩祥瑞的商談了,而具體事宜都由莆掌柜來負責,雙方談的非常融洽。

    季飛鴻最后邀請林巖有空去一趟大豐城,因為那里就是多寶樓的總部所在地,而林巖也欣然接受……

    ————

    送別了季飛鴻、莆掌柜和季芊翩,林巖來到了昆叔這里。

    “沒想到你這一趟如此兇險!”昆叔氣色不錯,不過在聽了林巖講述了靈秀宗之行后,尤其是蓮花洞內發生的一切,令他大吃一驚!

    “是啊,就連我事先都沒想到會出現那么離奇的事,對了,爺爺,您老可否聽說上古時代魔族入侵的事,尤其是‘葉利欽’和‘恒威太子’這兩個名字。”

    “關于上古時期魔族入侵的事,我倒是有所耳聞,但這兩個名字卻從未聽說,不過聽你所說那洞內之事,尤其是六福壁畫上的六個人物,令我想起了一個傳說,在上古時期的魔族入侵期間,曾經出現過六大強者率領人類抗擊魔族,他們也成為了人類的領袖……”

    昆叔接著講述著:“如果不是這六位強者出現,恐怕當時整個蠻荒世界的生靈都淪為魔族的奴隸,而且當時的魔族極其兇殘,嗜血成性……”

    林巖忽然插口問道:“那魔族為何入侵蠻荒世界,是不是為了尋找什么,而他們又來自哪里?”

    “你為何會有這種想法?”昆叔一愣,他沒想到林巖會這么問,而這個問題他也沒有怎么思考過。

    “都是因為那個恒威太子……”林巖馬上解釋,“哦,對了爺爺,恒威太子實際上就是血魔族的太子,他還是魔族的領導。除了血魔族,您是否還聽說過其他魔族?”

    對于魔族,林巖還是略知一二的,前世的他就聽說過魔族不止一個分支,血魔族只是其中一個分支而已。

    “這個我倒是未曾聽說,血魔族又是怎么回事?”昆叔顯然不了解這些。

    “這個嘛……據我所知,魔族之中有多個分支,有夜魔族,黑魔族,毒魔族,影魔族,還有血魔族等,還有幾種分支由于數量極少,很少出現。不過有一點,據說魔族并非蠻荒世界的本土生靈,他們來自其他世界。”

    “你是怎么知道這些的?”昆叔愣愣的看著林巖。

    “其實我也是從一本古籍上看到的,但也僅僅知道這些。”林巖只好這么解釋。

    “哦,還有這種事!”昆叔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至于他們來自哪里,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然后又接著道,“我只知道,蠻荒世界完全就是靠著那六位偉大的強者才能幸免于難,不過那六位強者出現的也很神秘,沒有人知道他們來自哪里,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突然,而且也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

    “竟然是這樣!”林巖也倍感吃驚,不過他也知道了壁畫上的六人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六大強者,隨即他馬上又聯想到了什么,“既然血魔族能夠從其他世界來到這里,那就說明其他人類也能做到。”

    昆叔更加吃驚的看著他,“你是說,這六位強者跟血魔族一樣,也來自別的世界?可是這怎么可能啊!”

    看來昆叔一時半會兒無法接受“別的世界”,畢竟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范疇。

    “爺爺,這也只是我的猜測,沒有依據,您也不必糾結。”林巖也知道要想讓昆叔明白是很困難的,索性不再這個話題上過多糾纏,而是切換主題道,“后來呢,那六位強者去了哪里?”

    “具體我并不知道,不過傳說他們為了打敗魔族,最后燃燒了自己的生命,與魔族同歸于盡了……”

    說到這,昆叔也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巖兒,該不會他們就是你所說的那六福壁畫上的人吧,而那個什么血魔族太子實際上就是與他們同歸于盡的魔族領袖!”

    “爺爺,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所以我來向你求救關于魔族入侵的事情。”林巖沒有隱瞞,“更重要的是,無論是這六位強者還是血魔族太子,恐怕他們都有別的目的,而且為了就是荒州的某個秘密。”

    “你說的倒是有可能了!”昆叔似乎也被說服了,同時表情也變的異常嚴肅,“而且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靈秀宗的禁地竟然就是鎮壓血魔族王子的地方!”

    “那您老又對靈秀宗是否了解?”這個問題頗為關鍵,林巖不得不問及。

    “并不是很了解,因為你也知道,我來自外界,而且是被一個神秘存在封印后,又被莫名其妙的扔到這里來的,也一直在養傷,很少與荒州本地的人接觸。”

    說到這,昆叔也很認真道:“你的問題問的很好,恐怕靈秀宗有可能與這一切有所關聯,看來也必須想方設法了解一番這個靈秀宗的情況了。”

    “爺爺的意思是……”

    “當然是讓嵩月山莊去辦這件事了,而且沒有比他們更合適的人了。”昆叔這時笑了笑,對此他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也認為理所當然,“別忘了,爺爺我現在可是他們的太上供奉,讓他們辦點事還不是很自然么!”

    “這我倒是不反對!”林巖也點點頭,然后他又話鋒一轉,“我在離開那座詭異的山洞之前,也不忘將封印了血魔族太子的那塊黑色石碑帶了出來,爺爺是否有興趣看看?”

    “嗯?”昆叔更加吃驚的看著林巖,目光之中也充滿了駭然,“你竟然這么大膽,連這種東西都敢帶在身上?”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