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 王爺站住,重生嫡女要強嫁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富婆顧暖暖

第三百七十二章 富婆顧暖暖

    顧暖暖臉上依舊帶著笑容,只是眼底深處卻是浮現出了冷意。

    沐嘉婉和杜福寶兩人則是十分氣憤。

    “你再說一遍。”杜福寶盯著楓橋,“把你剛才的話重復一遍!”

    楓橋看了一眼羅月惜,見她沒有說話,便知道是默認自己說出來了,當下抬了抬下顎,不以為然的說道:“奴婢只是把真相說出來罷了。”

    “真相?”杜福寶小臉上滿是怒氣,“什么叫做暖暖花閑王的錢?”

    聞言,不少人都圍了過來,楓橋則是提高聲音,清晰的語句砸在了杜福寶臉上:“今日奴婢陪小姐去了閑王賬房,閑王賬房說了,閑王府的銀子不可亂花,要用來迎娶閑王妃。”

    “你這丫鬟奇怪了,閑王只是想攢錢娶媳婦,怎么到你嘴里,就變成人家小姐用閑王的錢了?”

    “可不是,我也覺得奇怪了。”

    眾人小聲說道。

    楓橋卻是不惱,緩緩說道:“閑王賬房說了,這閑王府的錢,目前都由鄉君支配,如此一來,鄉君所用的銀子,不就是我們家王爺的嗎?”

    “啊?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這鄉君可是蘇家的表小姐,如今的父親又是皇商,怎么還花人家閑王的錢了!”

    “可不是,就算是我們村里人家,也不會有這種……這也太丟臉了!”

    “是啊,真是讓人不可思議!”

    眾人對著顧暖暖指指點點起來,杜福寶氣得全身發抖:“閑王讓暖暖管理閑王府的賬本,你就能扯到暖暖花閑王的錢?證據呢?”

    楓橋撇了撇嘴:“這還不是證據嗎?之前鄉君花了幾千兩在云錦閣買了布匹,今日又來玉石店里買了上好的玉石,這玉石少說也有萬兩,就算是千金小姐,也拿不出這么多銀子吧……”

    “這么多錢啊!這可真是想不到啊!”

    “可不是,這一塊玉石能夠我家吃好幾十年了!天啊!”

    “這,嘖嘖嘖……不過這樣一來,也說明人家閑王是真心喜歡鄉君。”

    杜福寶看向顧暖暖,眼里有些焦急和擔憂。

    沐嘉婉卻是笑了:“本公主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不講理之人,且不說其他,就說閑王府的銀子,你們去閑王賬房做什么?”

    “我想想,你們也是用我王叔的銀子,是嗎?”

    “既然如此,你們又有什么立場說暖暖?”

    楓橋當下說道:“我們家小姐是閑王的表妹,千里迢迢來閑王府做客,閑王也說了,每日可支取一定的銀子……”

    “等等。”沐嘉婉冷笑一聲,“你說我王叔答應了每日給你們一定的銀子,那我王叔也愿意將銀子給暖暖支配,怎么,只需你們放火,還不準暖暖點燈了?”

    楓橋眼睛一轉,迅速說道:“閑王的好心我們家小姐自然心領了,但是我們家小姐臉皮薄,也知道作為客人不該拿這些錢,因此花銷都是自己所帶來的錢……”

    “可不像有些人,還真是蹬鼻子上臉!”

    沐嘉婉臉上的笑容徹底消失,揚起手直接一巴掌打在楓橋臉上:“有些人不會教奴婢,本公主親手來教教!”

    楓橋不可置信的看著沐嘉婉,沒想到這人說動手就動手!

    羅月惜也被這一巴掌打得回神過來,連忙說道:“丫鬟不懂事,我這就讓楓橋給公主道歉,公主別生氣,是我的錯,我不該讓楓橋將這件事說出來。”

    說著,羅月惜低下了頭,臉上滿是委屈之色。

    眾人見此,再次開口道。

    “就算是公主也不能如此欺負人啊!人家丫鬟哪里說錯了!”

    “可不是,我倒是覺得說得十分在理,人家丫鬟都懂得道理,怎么一個大家小姐還不懂了?”

    “是啊,做的事情如此小家子氣,真是讓人看不過去。”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均傳入了幾人的耳中。

    掌柜的見此,焦急不已,想說什么,卻又不知道說什么好。

    但是他可是知道閑王對鄉君有多在意,這若是被閑王知道了……

    當下掌柜眼睛一亮,對著一旁的小二說了幾句,小二迅速離開了。

    至始至終,顧暖暖都沒有說話,在羅月惜看來,顧暖暖定然是無話可說,害怕了。

    也是,畢竟名聲壞了,對她可不是什么好事。

    “好了。”顧暖暖開口,軟軟的聲音響了起來,卻是讓眾人都閉上了嘴。

    “既然話已至此,為了我的清白,我想我也得證明一下自己,也免得有些人往我身上潑臟水,冤枉蘇家杜家小氣什么的。”

    顧暖暖看向一旁的杜鵑:“去把天下第一錢莊的掌柜叫來吧。”

    杜暖正氣得上氣不接下氣,聽到顧暖暖的吩咐立馬跑了出去。

    年底了,幾家鋪子都開始忙了起來,顧暖暖的幾個丫鬟自然都去忙去了,顧暖暖也覺得沒必要帶丫鬟,因此每次出去都是一人。

    今日看來,顧暖暖發現,身邊還是得有幾個丫鬟的,不然連個跑腿的都沒有。

    而沐嘉婉也發現了這一點,她也是不喜歡帶丫鬟的,連個忠心的丫鬟也沒有,當下決定這次回去定要培養幾個忠心的。

    羅月惜勉強笑了笑:“鄉君,是我的丫鬟不懂事,這些錢既然是表哥給你的,你就不用還了,這錢莊的掌柜的,就不用叫了吧。”

    羅月惜在顧暖暖吩咐杜鵑去叫人后才開口,顯然只是為了博得名聲,可沒真打算讓顧暖暖不還錢。

    顧暖暖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一對梨渦忽隱忽現,格外的軟萌可愛:“月惜姐姐,你就這么確定我花的錢是沐融云的嗎?”

    “我與你說過,我現在的爹爹是皇商,從來不限制我與福寶花錢,我們花得多,他還開心。”

    羅月惜笑了:“是的,我知道,只是這幾萬兩的銀子花出去,就算是皇商,也很心疼吧。”

    羅月惜的潛意思很明顯,就算是皇商,也不會給你們那么多錢!

    “月惜姐姐,你可能不知道,蘇家每個月也會給我們零花錢,少則幾百兩,多則幾千兩,更不用說我七個哥哥了。”

    “鄉君你這話可就有意思了……”羅月惜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緩緩說道。

    “蘇家七位少爺,大少爺到四少爺都是吃朝廷俸祿的,朝廷俸祿哪怕是一品也不過一個月八百兩銀子,大少爺到四少爺不過一百兩銀子的俸祿罷了,可支付不起你的花銷呢。”

    顧暖暖點了點頭:“是啊,所以四位哥哥每個月也就給我帶點小禮物,買點小零嘴什么的,但是五哥哥六哥哥七哥哥就不同了。”

    羅月惜皺了皺眉頭:“這三位公子怕是還沒有收入吧……”

    “為何沒有?我三位哥哥名下有兩家鋪子,雖然不是自己打理,但是每個月也有收入,哥哥們疼我和福寶,自然愿意讓我們花錢。”

    聞言羅月惜笑了:“兩家鋪子每月的收入也不多吧……”

    “不知道是哪兩家鋪子,我家也是做生意的,倒是能粗略估算一下。”一位商人走了出來,拱了拱手,緩緩說道。

    羅月惜眼睛一亮:“對啊,鄉君,是哪兩家鋪子?”

    顧暖暖還未說話,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京城東大街四書五經便是我與六弟的鋪子,這位兄臺不如替我們估算一下每日進賬如何?”

    蘇羽溢和蘇羽銘的出現,讓杜福寶眼睛一亮,當下抬了抬下顎。

    撐腰的來了!

    “四書五經?那鋪子我知道啊!里面隨便一副字畫就能賣出千兩銀子你呢!那鋪子生意格外紅火。”

    “我也知道,里面還賣一些小玩意,做得是栩栩如生,我記得前幾日一名老者買了一個做好的小人物,五萬兩買下的!”

    “對對,我也知道,我還說之前他們家買了一副三萬兩的字畫已經讓人震驚了,沒想到后面還有更讓人震驚的!”

    眾人的議論聲讓羅月惜臉色一白。

    “至于我的鋪子嘛,大家伙應該也聽說了,便是那三響拍賣場,承蒙各位喜歡,生意倒是不錯。”

    蘇羽恙的聲音里帶著幾分驕傲。

    眾人再次倒吸一口氣,那預估的大叔則是擺了擺手:“這我可就估算不了了,少說一日也有幾十萬兩的進賬。”

    羅月惜不可思議的看著顧暖暖,怎么會……

    “這兩個鋪子我們只是入了點銀錢罷了,具體操作如何,均是我家小妹的功勞,因此這兩個鋪子每個月都會給我家小妹分紅,不過區區萬兩的玉石罷了,有何買不起?”

    蘇羽恙不以為然的說道:“就憑著閑王的俸祿,呵呵,我家小妹還沒看在眼里!”

    眾人面面相覷,這幾人的意思,難不成這兩個鋪子都是鄉君的?

    “對不起,老朽來晚了!”錢莊掌柜的走了進來,手里還拿著賬本,對著眾人拱了拱手,“大致情況老朽已經了解了,我在這里可是要替鄉君正名一下。”

    “早在三年前,鄉君的銀錢已經有億萬兩,更不用說杜老板還特地給鄉君和杜小姐開了戶頭,每月分別往里面存入了十萬兩銀錢,說實話,鄉君并不缺錢。”

    “天啊!”眾人大吃一驚,不敢置信的看著顧暖暖和杜福寶。

    沐嘉婉也嘴角抽搐,她知道暖暖很有錢,但是沒想到這么有錢啊!

    顧暖暖卻是看向羅月惜:“掌柜的,既然月惜姐姐對閑王的銀錢如此在乎,不如您告訴月惜姐姐,閑王有多少銀錢?”

    錢莊掌柜有些遲疑,畢竟閑王可沒有讓自己說出來。

    “說吧。”淡漠的聲音傳了過來,沐融云的身影出現在眾人面前,眾人紛紛后退。

    沐融云一邊走向顧暖暖身邊一邊說道:“掌柜的盡管說便是,剛好本王也將閑王府賬房先生帶來了,讓他們來估摸一下閑王府的產業。”

    “且不說本王王妃花自家的錢有和不妥,就憑借著王妃的家產,怕是堪比國庫!本王倒是想問問,那些認為王妃見錢眼開的言論到底是從何處傳來!”

    “砰!”

    羅月惜只覺得腦子徹底炸開了,對上沐融云那寒若冰霜的眸子,羅月惜的身體踉蹌了幾下。

    打從心底涌現出一股辛酸。

    他,就那么喜歡顧暖暖,喜歡到不惜暴露閑王府財產,也要為顧暖暖正名嗎!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