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看書網 > 都市小說 > 都市之仙帝歸來 > 《都市之仙帝歸來》正文 第45章 是誰允許你上課睡覺?

《都市之仙帝歸來》正文 第45章 是誰允許你上課睡覺?

    第45章 是誰允許你上課睡覺?

    班級里面的男同學看見陳天跟趙詩擁抱在一起之后,紛紛露出憤怒的神色。

    “陳天,你快點松開我!”

    趙詩俏臉羞紅,嬌呼了一聲。

    “不好意思,我剛才看見你要摔了!”

    陳天聽到這話才意識到問題不對,連忙松開自己懷中的趙詩。

    趙詩后退兩步,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然后柔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天,真沒想到原來你是江州大學的學生,上次分開之后我一直都想要感謝一下你,想要請你吃個飯,但是我沒有你的聯系方式,所以……”

    “沒事!”陳天看著趙詩淡淡一笑。

    班級里面的學生聽著陳天跟趙詩之間的對話,眼神無比費解。

    眾人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竟然認識他們的美女班主任。

    “……”

    趙詩扭頭看了一眼班級里面的學生,覺得如果繼續聊下去可能有些不太合適,輕聲說道:“陳天,你還是先做一下自我介紹吧!”

    “恩!”

    陳天輕輕點頭,然后目光環視在場所有的學生,淡淡說道:“我叫陳天!”

    趙詩原本以為陳天還要說話,安靜等待,并沒有打斷。

    “老師,我介紹完了!”

    陳天扭頭看著趙詩說道。

    “?”

    趙詩愣了一下,隨即沖著陳天笑了笑,輕聲說道:“你的自我介紹還真是挺簡單的!”

    陳天沒有說話,直接坐了下去。

    “不就是個窮學生嗎?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拽的!”

    “其實我覺得這個陳天長的還是挺帥的!”

    “挺帥的有什么用,在咱們班得罪了齊子軒,就算認識班主任也很難混下去!”

    幾個小女生看著陳天的位置議論紛紛。

    趙詩無奈走到了講臺上面,簡單的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開始給學生們介紹學校里面的校規,最后又選出了幾名學生擔任班長,班干部等職務。

    宋萱兒幾乎是全票通過成為了班長,而齊子軒也幾乎是全票通過成為了副班長,藍欣欣因為能歌善舞擔任了文藝委員的職務。

    一眨眼的功夫,一節課的時間過去了。

    趙詩原本想要跟陳天聊一下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但是卻發現陳天好像一直都在睡覺,所以也就沒有說什么,踩著高跟鞋離開了教室。

    龔正丁天宇張文三人看著一直都趴在桌子上面睡覺的陳天,眼神異常不解。

    因為他們三人發現隨著跟陳天接觸的機會越多,陳天這個人就越神秘,誰能夠想到陳天竟然還會認識班主任趙詩!

    至于班級里面的其他人,很大一部分都還是瞧不起陳天,也不愿意跟陳天龔正他們發生什么交集,畢竟跟陳天走的近了,那就相當于得罪了齊子軒。

    “胖子,你覺不覺得陳天跟咱們班主任趙詩關系不簡單?”龔正眨了眨眼睛,輕聲沖著丁天宇問道。

    “好像是有點不簡單!”

    丁天宇一邊往自己嘴里面塞著零食,一邊模模糊糊的回了一句。

    “我也覺得不簡單,一會等陳天醒了以后我必須好好問問他,我要是問不出來就讓姍姍姐問,姍姍姐肯定能問出來!”龔正臉上寫滿了八卦二字。

    “要不然現在就把陳天喊醒吧,咱們班下節課可是朱義行教授的課,我聽說朱義行教授的脾氣可不怎么好,要是讓朱教授發現陳天一直都在睡覺,肯定會批評他!”張文好心說道。

    “你默哥害怕被人批評嗎?你可別忘了,他是連錢旭康寧都敢打,齊子軒都敢得罪,我的女神趙詩都敢抱的神人,他會在乎朱教授的批評嗎?”龔正滿不在乎的回了一句。

    “好像也是!”張文愣了一下,輕輕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

    “叮鈴鈴!”

    就在這個時候上課鈴聲響起,學生們連忙回到自己的桌位上面坐好。

    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下節課是朱義行教授的課,所以都跑到了靠近講臺的位置,唯獨剩下陳天龔正丁天宇三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朱義行教授在國內的經濟學界有著非常高的威望,基本上朱義行的論文就是經濟學最為權威的存在,當初江州大學為了把朱義行教授請到學校里面授課也算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最后朱義行教授最后才勉強同意每周都來江州大學講一堂課。

    而且陳天他們班屬于經濟學院,所以這些學生都會爭先恐后的坐在前面,生怕自己漏聽了一個字。

    只有陳天龔正丁天宇這種人才會選擇坐在后面。

    幾分鐘以后,朱義行教授身穿黑色中山裝,手拿教材慢條斯理的走進了教室。

    學生們看見朱義行進來以后,瞬間便安靜了下來。

    朱義行放下手中的教材,并沒有進行自我介紹,而是語氣不屑的沖著下面的學生問道:“你們這個班都是學經濟學的,應該都讀過《國富論》這本書吧?”

    “讀過!”

    “早就看過了!”

    坐在前面的幾個學生為了表現自己,爭前恐后的回答道。

    上大學是為了什么?

    難道就是為了學習知識嗎?

    顯然不是。

    大部分學生都知道朱義行教授在國內金融界的身份跟地位,可以說朱義行是國內金融界最為權威的存在。

    國內金融界最厲害的五十個精英,其實有十三個是朱義行的學生,這都是多么恐怖的存在,這也是為什么朱義行教授性格暴躁,但還是會有很多的學生主動討好他。

    一旦能夠被朱義行看上收為關門弟子,那以后的前途可以說不可限量。

    僅僅就是朱義行關門弟子這幾個字就已經是一塊金字招牌了。

    “呵呵!”

    朱義行看著眾人冷笑了一聲,然后面無表情的說道:“好啊,既然你們都看過這本書,那我就問你們幾個問題!”

    “來,你來回答!”

    朱義行指著最前面的一個男生說道。

    男生表情緊張的站了起來,然后結結巴巴的問道:“朱……朱教授,什么問題?”

    “我問你,《國富論》第三篇第二章第一節講的是什么內容?”

    “……”

    男生聽到這話以后,直接愣在了原地,臉色異常崩潰,他雖然確實讀過這本《國富論》,但是誰能記住第三篇第二章第一節講的是什么東西,誰看那種生澀難懂的學術著作會把所有的東西都記住了。

    “就這樣的還說看過《國富論》?丟人,趕緊坐下吧!”

    朱義行臉色煩躁的擺了擺手,然后又從新喊了幾個人,但是無奈這些人都沒有辦法回答上這個問題。

    “齊子軒,你起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朱義行指著齊子軒的位置喊道。

    “朱教授,《國富論》第三篇第二章第一節講的是貨幣的起源及其效用!”

    齊子軒緩緩起身,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在場的所有人學生聽到這個答案全部都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十分震驚。

    “哼,這還差不多,終于碰到一個稍微有點腦子得了!”

    朱義行教授冷哼了一聲,然后撇著嘴巴沖著低下的學生喊道:你們現在的學生啊,真是太差勁了,天天上課不知道學習,回家看書也不認真,你說你們這樣以后能有什么出息?無論走到哪里都是這個社會的敗類,如果家里面條件好一點的,就是啃老族,家里面不好的,那就是廢物一個……”

    班級里面的學生聽到朱義行教授的話,全部都表情尷尬的低下了頭。

    雖然他們都感覺朱義行的話說的確實有些過分了,但是卻沒有人敢站出來反駁,因為他們知道如果在課堂上面得罪朱義行教授,那可能連畢業證都拿不到。

    畢竟即便是江州大學的校長都不敢忤逆朱義行教授的意思,聽說上屆有個學生因為跟朱義行教授頂嘴了兩句,然后就被開除了學籍。

    “行啦,把教材都拿出來上課吧!”

    朱義行教授拿出課本,開始了自己慷慨激昂的講課。

    雖然朱義行教授在金融界的權威非常高,但是其實他的授課水平非常一般,僅僅二十分鐘的時間過去了,前面的學生就昏昏欲睡了,但是又擔心被處分,只能咬牙堅持著。

    就在這個時候,朱義行突然發現了一直都在下面睡覺的陳天,冷哼了一聲,然后直接放下手中的教材,邁著步子奔著陳天的位置走了過去。

    龔正發現情況不對,連忙伸手推了陳天一把,輕聲說道:“陳天,醒一醒!”

    此時陳天已經進入到了修煉狀態,外界的聲音根本沒有辦法影響到陳天。

    學生們的視線隨著朱義行而移動,最后落在了陳天的身上。

    當齊子軒看見朱義行怒視陳天之后,忍不住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心中暗暗感嘆道:“看來今天不需要我動手就會有人把你從江州大學趕出去!”

    “嘭!”

    就在這個時候,朱義行教授一大腳直接踹在了陳天的椅子上面。

    陳天聽到響聲以后緩緩抬頭,看向朱義行的位置。

    “這位同學,是誰允許你在我的課堂上面睡覺?”朱義行板著臉,語氣冰冷的質問道。
香港最牛三肖中特